六零大厂职工独生女 第22节

她心好痛。

在同学们的雀跃欢呼声中,她看向那砸中自己的人。

很好,沈子清,干的漂亮。

包惜惜含泪去完成那属于她的两百米的惩罚。此刻她真希望这两百米可以长一些,最好长到她跑完时刚好下课。

可是,两百米终归只是两百米。

包惜惜完成惩罚回到游戏中,这次她会重点防着沈子清。

这个敌人太厉害了,就在她跑两百米的那几分钟,又砸中了两个同学。

可是这个敌人真的太强了,包惜惜发誓,她已经全神贯注避防,但在坚持了十几分钟后,在下课钟声快要敲响前,她又被沈子清砸中了,临下课还奖了励她一场两百米。

两次惩罚,四百米,包惜惜泪目。

这还不如上星期呢,直接全班跑四百米,省了这漫长的内心煎熬。

---

到了放学时间,包惜惜和杨小桃道别后,背起书包就走,完全没给沈子清一个眼神。

沈子清不明白她怎么突然这样,愣了愣还是加快步伐跟上。

包惜惜迈着泛酸的腿快步走着,她知道自己这样有些幼稚。沈子清并没做错什么,不过是遵守游戏规则玩游戏而已,但她心里就是堵着一股气。

沈子清跟在包惜惜身后,不断在想自己哪里惹到她了。

难道是上数学课时自己拿铅笔戳了她一下?他之所以戳她也是因为看到她上课走神了,而且以前也不是没这么干过,她也从来没生气。应该不是这个原因。

可排除了这个原因,他真猜不到还有什么。

沈子青不喜欢盲目乱猜,既然自己猜不到,便直截问她怎么回事。

包惜惜也不是喜欢生闷气的人,她反问沈子清,体育课玩躲避球的时候为什么老把球砸向她。

虽然他是依规则玩游戏,但他们住楼上楼下,每天也一起上学放学,还彼此分享过不少零食,关系应该称得上比一般同学要好一些。看在这份上,他也不应该一而再把球砸向她。

沈子清:“……”

这问题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玩游戏的时候他也是即兴扔球,觉得扔中谁的概率大就扔了,并没有故意针对包惜惜。

两人直到回到大院,在楼梯口分别,都没有再说一句话。

沈立强看到孙子回来,如往常一样站起身,正准备向孙子问今天早上在学校的情况,却发现他小脸臭臭的。

他开玩笑问:“哟,谁惹我大孙子不高兴了?”

沈子清面无表情说没有。

沈立强呵呵笑,脸臭成这样,没有才怪呢。

他有些好奇,谁能惹得他大孙子不高兴。这孩子不论是在这大院还是在学校,可都是孩子王啊。

不过他也知道,从大孙子这是肯定问不出来的,还是改天问问惜惜吧。

作者有话说:

包惜惜:哦,不巧正是在下。

---

十岁的沈子清=沈·直·男孩·子清

---

虽然男女主才十岁,但我已经满脑子他们十八岁后各种壁咚的画面了。

ps,我永远都不会忘记小小学一年级学的几首古诗

《静夜思》《画》《咏鹅》《悯农》

--

明天的更新依旧是0点哦~~求求求求评论~~

? 第19章

因为惦记着包惜惜生自己气这事, 沈子清午觉都没睡好。到了差不多该出门上学的点,恹恹背上书包出门。

等他出了屋子后,沈立强看着他离开的方向对老伴说:“呵, 我们这个孙子脾气还不小哦。”

放学回来脸臭臭的,过去一中午了还是臭臭的。

赵巧香知道他是在开玩笑,可还是警告他:“不许当着子清的面说这样的话。”

沈立强哼了声,不置可否, 继续看他的报纸。

沈子清下楼,站在包惜惜家门口等她的时候, 不断做着心理建设,反复告诉自己,他是男生, 应该要让一下女生的,一会包惜惜出来还是跟她道个歉吧。

因为心里想着事,沈子清并没有察觉到自己这日等的时间比平时久。

平日里基本他下楼包惜惜就开门出来,时间掐的准准的。就算偶尔要等, 也不过是等那么一小会。

包家的门突然被推开,包惜惜披头散发的小脑袋探了出来。

沈子清站直身子,张嘴……道歉的话没来得及说出, 被包惜惜抢先开口了。

“沈子清,你等我一下,我今天午觉睡过头了。”

包惜惜快速交代完, 踩着拖鞋啪嗒啪嗒又跑回房间, 对着镜子三两下扎好了头发。随后又跑进浴室,打湿毛巾简单洗了把脸, 最后背上书包走到门口换上鞋子。

整个过程明明不过花了几分钟, 因为心里焦急, 包惜惜觉得耽搁了许久。

锁上门后她对沈子清说:“走吧。”

语气仍旧带着几分着急,步伐也迈的有些急促。

沈子清跟在她后面,第一次看到她上学是这样门头赶路。

两人路上没有说话,直到差不多快到学校了,估摸着不会迟到了,包惜惜才和沈子清解释自己为为什么会睡过头。

因为这段时间父母上班的厂都比较忙,今日她父母吃过午饭后就回去上班了。没人喊自己起床,家里又没闹钟,她一不小心就睡过头。

解释完她又说:“下次你下来如果没看到我家开着门,直接拍门喊我,别那么笨只知道站着等。”

今天中午如果不是梦里突然出现一个声音提醒她该上学了,让她猛然从梦中惊醒,只怕他们两个就要迟到了。

沈子清嗯了声,此时他年幼的心有些迷茫。

包惜惜不是在生自己气吗?怎么现在看起来好像不气了?

他哪里知道,天大的事在包惜惜这里,睡一觉都能过去,更何况是和他之间这点小打小闹。中午睡一觉醒来就蒸发的干干净净了。

包惜惜的大度,让沈子清免了一顿道歉。

虽然不用道歉就和好,这让他松了一口气,也让他觉得欠了包惜惜一些东西。

他只有十岁,不知道要怎么去弥补这种亏欠。

想到包惜惜那么喜欢吃的,下午放学回到家后,他把家里的零食都装在了一个空饼干罐子里,装了满满一罐,然后抱着出门。

沈立强夫妻见状问他要做什么,他随口应了句拿给包惜惜,他们就没再说什么了。

因为学校要统一除四害,全校师生在下午放学后都要准时离开。全校的班级今天都只得暂停参加元旦汇演的节目排练。

包惜惜回到家的这个时间点大人还没下班,家里只有她一个。

她肚子有些饿,拿了一块饼干垫肚子。刚咬了一口,就听到自家门口传来敲门声。

自从他们家没事后,会来敲门的基本就只有邻居,她很放心。

她边吃着饼干边走向门口,在问是谁的同时打开门。

看到沈子清,倒也不是很意外。

不对,有点意外。

他怎么抱着个那么大的饼干罐子?

不等包惜惜开口问,沈子清就饼干罐子递给她:“给你。”

“给我?这么多?”包惜惜不得不接过直接扔到自己怀里的饼干罐子,眼神里有困惑。

零食投喂量剧增,沈家这是财富地位都更上一层楼了吗?

当然了,这不过是包惜惜暗戳戳在心里的调侃,面上是绝对不会说出口的。

她问沈子清为什么突然给自己这么多零食。

沈子清支支吾吾,坦诚给她的补偿,对他一个男孩子来说,似乎有些太难了。

包惜惜佯装突然恍然大悟,说出了自己的猜测:“这些零食快要过期了?”

沈子清红了脸,连忙否认。

在心里嘀咕道,哪有人会把快过期的东西拿来送人的。

说快过期本来就是逗他的,但是他无奈又急着辩解的样子,让包惜惜忍不住眉眼一弯。

她轻抿着嘴努力克制笑意,故意说:“噢,我知道了,肯定是你不喜欢吃。”

沈子清:“……”

他最后还是嗯了声。就让她以为自己不喜欢吃吧,也比以为快过期好。

包惜惜哦了声,她就姑且信着吧。

有她这么一个不挑食的邻居,也算是沈子清的幸运。

拿了人家的东西,有能力回报的话当然是要回报的。

包惜惜让他进屋,放下饼干罐头后从厨房端了一盘水果出来,有苹果、橘子、青枣。都是一些在后世很常见,但这时候普通人家都挺舍不得买的的。

因为她喜欢吃水果,父母就很舍得给她买。他们家情况好起来后,家里基本没断过水果。

她知道沈子清家肯定也不缺,甚至不排除还有他们家买不起的进口水果。可这也算是她拥有的吃食里面最好的东西了,她全部拿出来招待他,诚意满满。

她阔气的让沈子清想吃什么就拿什么,沈子清想说自己不吃,家里也有很多水果。可对上包惜惜亮晶晶的眼睛,神使鬼差的还是拿了个苹果,随后又拿起那放在盘子旁边的水果刀。

他以前削苹果皮跟削木棍似的,一刀一刀劈。见识过包惜惜削苹果皮后,他也试过学着像她那样。可发现这样削效果还更差,只得放弃了,又回到一刀一到劈。

身为一个顶级削果皮高手,包惜惜看着沈子清笨拙地把一个好好的圆溜溜的苹果削得坑坑洼洼,忍不住伸出了援手,把他手中的苹果和水果刀拿了过来。

刀子一到了她手中,仿如普通剑器变倚天剑屠龙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