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大厂职工独生女 第24节

此时包惜惜正坐在地上,神情有些痛苦捂住自己右腿的脚踝。

不亲身经历不知道,崴脚真疼啊,疼的她都要掉眼泪了。

以前看到班上同学打篮球崴到脚跟没事人一样,她还以为不怎么疼呢。原来不过是人家能忍。

沈子清蹲坐在她旁边,担忧看着她受伤的脚,一脸愧疚和不知所措。

其他孩子同样也是没了之前的嘻嘻闹闹,安静站在周围看着包惜惜。

李慧妍赶过来,先是仔细检查了下女儿的脚,看到她脚踝并不是很肿,这才稍稍松了口气。

心疼的问她疼不疼,怎么弄的。

包惜惜极力忍着疼,说都是自己没注意才崴的,然后泪眼汪汪看着母亲。

母亲没来的时候,她能忍得住眼泪不在小伙伴们面前哭。可是面对母亲的怜爱和关心,她的眼泪就有些不争气了。

沈子清揭穿了包惜惜的谎言,向李慧妍坦白:“李阿姨,都是我的错,刚才我和周凯斗拐,后退的时候不小心撞到了惜惜。”

包惜惜被他狠狠撞了一下,重心不稳,一个趔趄脚才会崴到的。

“妈妈,不关沈子清的事,真的是我自己没注意才崴到脚的。”包惜惜害怕母亲会迁怒一起玩耍的小伙伴,很努力的把责任往自己身上揽。

她确确实实也是要负一半责任,一时看得太入迷,忘了注意保持距离。

不过包惜惜还是误会了李慧妍,在她看来孩子在一起玩耍,打打闹闹,本就难免会有磕磕碰碰的时候。如果因为一些磕磕碰碰就责怪别的孩子,以后谁还敢根他们家孩子玩。

这次女儿虽然崴到脚,比一般磕磕碰碰重了些,但她也不至于会去怪罪别的孩子。

她笑了笑,摸了摸女儿的头:“很疼吧,妈妈背你回家,用凉水敷一敷会好受一些。”

“我……”包惜惜想说她可以自己走,但只是稍微用力,脚腕处就钻心般的疼。

李慧妍看透她在想什么,心疼她的懂事。

“妈妈背的起你。”

李慧妍说完,背过身后蹲下。

包惜惜在沈子清和其他孩子的搀扶下,还算顺利攀上了李慧妍的背。

李慧妍比包惜惜以为的要力气大,她两手托住女儿,往上颠了颠,背起来毫不费劲。

包惜惜开玩笑说:“妈妈,没想到你还挺有力气的。”

李慧妍笑答:“不是妈妈力气大,是我们家惜惜太瘦了。”

说着她都难受了,心道以后攒够钱了得去买根人参给女儿炖鸡汤。

李慧妍背着女儿,每一步都走得坚定有力。

这是从自己的掉下来的肉啊,长到十岁了,妈妈却才第一次有机会背她。

想到这,李慧妍心酸得想掉泪。

想到这错过的十年,李慧妍心里不懊恼不怨恨吗?

懊恼的,怨恨的。

自己的心肝肝啊,却错过了她整整十年的成长。

没有在她还是小粉团娃娃的时候抱抱她,没能在她牙牙学语的时候听她喊一声妈妈,不知道她多少个月能下地走路,不知道她第一次掉乳齿会不会害怕。

好多好多,过去十年和女儿有关的点滴她都想知道。

可是她不敢问。她说不清自己在害怕什么,又似乎清楚自己在害怕什么。

包惜惜趴在母亲后背,和母亲开着玩笑,不知都母亲已经在极力忍住伤感。

沈子清则紧张地跟在她们身后,生怕瘦弱的李阿姨体力不支,让包惜惜摔了下来。

好在还是平安背到家了。

沈子清没有再下楼玩,而是顺势回了家。

一回到家里,他就开始在翻客厅的柜子。

赵巧香正在厨房做饭,听到动静走出来:“你这孩子,在找什么呢?”

“奶奶,上次姑姑去香港演出带回来的那瓶活络油呢?”沈子清并没有因为回答奶奶的话就停下翻箱倒柜的动作。

“要活络油做什么?”赵巧香下意识担心是不是孙子受伤了。

沈子清忙说没有,语气有些焦急又在问了遍活络油在哪。

赵巧香见孙子是真的急,连忙进房间,把那瓶被小心存放的活络油拿出来。

沈子清接过,这才告诉奶奶,包惜惜崴到脚了,他要把活络油拿下去给她用。

说完,一溜风往外冲,恰好与从外面回来的爷爷在门口相遇。

不过这并没有让沈子清停下脚步。

沈立强看着急匆匆跑出去的孙子,问老伴:“他这是要去干嘛?”

“说惜惜崴到脚了,给她送活络油。”

沈立强听到包惜惜崴脚了,立刻紧张问:“严重吗?”

“没说。”

虽然没说,但两位老人担忧的方向却出奇一致。

看孙子紧张成那样,怕是有些严重。

甚至,该不会是沈子清这小子害到人家小姑娘崴脚的吧?

作者有话说:

5.1上夹子哦,5.1这天更新时间在23点哈。下夹子后正常更新,希望可以和你们,每天21点,不见不散~~

---

年代文,已经架空来写了,大家评论区尽量不要提一些历史背景哈~~爱你们。

---

参加了个峥嵘岁月活动,有营养液的可以灌溉一下吗?

? 第20章

那头, 李慧妍把女儿背回家后,立刻拿了条毛巾用凉水打湿给她敷脚。

冬日的自来水冰冷的刺骨,毛巾一盖住脚踝, 灼热感立刻减轻不少。

在换了几次水后,包惜惜脚腕处的红肿好转了许多,她也明显感觉到脚腕不再像之前那样火辣辣钻心疼。

她一边用手按住湿了凉水的毛巾,一边庆幸现在是冬天, 不然想‘冰敷’都没办法。

疼痛得到缓解的包惜惜有一种熬过了千万般苦楚的错觉,她冲着李慧妍撒娇说, 幸好有妈妈在。

听到女儿这句话,李慧妍心都快软化成一滩水了。

抬头看了眼窗外,天都已经黑下去了, 她鸡汤还没熬呢。

李慧妍起身回厨房接着去做晚饭,她叮嘱好好坐着,有什么事叫自己。

包惜惜当然乖乖应下,她腿还疼着呢, 搞不出什么事。

然而才应下没多久,就听到敲门声响起。

包惜惜想也没想,单脚跳着去开门。

李慧妍当然也听到了敲门声, 当她从厨房走出来时,看到女儿已经蹦过去把门开了。

她无奈的直摇头,对于女儿把自己的叮嘱当耳边风这事, 她是真一点办法都没有。

来敲门的是沈子清, 他看着单腿蹦到面前的包惜惜,有些担心问她这样站不站的稳。

包惜惜昂起下巴, 带着几分骄傲对他说:“我身体平衡能力好着呢, 怎么可能站不稳。我不仅能站, 还能蹦呢。”

说着,单脚原地跳了几下,把沈子清和李慧妍都吓到了。

李慧妍赶紧走过去把女儿摁回到沙发坐下后,才笑眯眯问沈子清有什么事。

沈子清把手中的活络油递到她们跟前,低着头说这是他姑姑在外面演出时带回来的药油,对跌打扭伤特别有效。

找药油的时候凭着一股子冲劲,现在拿着药油出现在他们面前,那后知后觉的忐忑慢慢冒出来了。

包惜惜看到那玻璃瓶上醒目的‘活络油’三个大字,忍不住倒抽了口冷气。

活络油擦在皮肤上是什么滋味,她是体会过的。

读大学那会,有次她在寝室自练瑜伽拉伤了背,室友就给她用了活络油。那次之后她就希望,这辈子都不要再有用这款药油的一天。

沈子清要不要这么狠,她崴到脚已经很痛了,还给她送这样的虎狼药油,这不是在她伤口上撒盐么。

包惜惜勉强挤了个笑容,对他说:“不用了吧,用凉水敷脚后已经不痛了,不用擦药油。”

沈子清误以为她是不信,焦急的再次强调这药特别有效,还拿出他爷爷来举例,说爷爷经常腿疼,都是用的它。

老厂长常年腿疼这事在大院里不是什么秘密,李慧妍有些心动。女儿的脚虽然并没有多肿,可如果这药油真对跌打扭伤特别有效,用上这药岂不是能好得更快些?

李慧妍接过药油,拧开盖后闻了闻,浓烈又刺激的药油味扑鼻而来。

她带了几分劝说询问女儿意见:“冰敷虽然能帮助消肿,不过用药油揉一揉也许会好的更快,我们试试好不好?”

“不要了吧。”包惜惜内心抗拒,心说腿好慢些也没关系的。

“你就试试吧,不然好几天上学不方便。”沈子清真的好着急。

原来当小孩子不听大人话的时是这么折磨人的,以后他还是少点惹爷爷生气,多听话。

包惜惜摇头,她宁可在家里修养几天,也不想被活络油揉脚。

可母亲,还有这个好邻居沈子清,大有不用就一直劝说的意思。

众人划桨力量大,以一敌二的包惜惜最后含泪妥协。

“好吧,那就用一点点点,只一点点哦。”她一而再强调一点点。

李慧妍从女儿这话语里听出她怕疼,既心疼又心酸,想到了她说过的被养父母打。

那对狗夫妻怎么敢打她。

“好,妈妈只倒一点点。”李慧妍倒了两滴药油至掌心,包惜惜连忙说够了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