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大厂职工独生女 第119节

试问哪个女人能长期忍受丈夫对另外一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女人的关心和责任?况且马民国在向杜丽丽求婚的时候,甚至连真相都没说。

为什么他会突然改变态度希望杜丽丽不读书嫁给自己?

包惜惜仔细琢磨又琢磨,认为是马民国自己有预感,好兄弟这次怕是真的不行了, 几年前的嘱托必定会再发生。他知道自己不可能拒绝,他心里已经隐约在害怕这份承诺会影响到自己和杜丽丽, 于是想着不如在这一切发生前先和杜丽丽结婚。

只是还有两个地方包惜惜想不明白,为什么马民国不能直接和杜丽丽说清楚?她了解的杜丽丽绝对不是小气的人,何况那人于马民国有救命之恩。方敏敏怎么做到怀着已逝对象的孩子嫁给他好兄弟?难道她不爱自己的对象?

杜丽丽回答不了包惜惜说的第二个疑惑, 但第一个……

说起这个杜丽丽就觉得更讽刺了,方敏敏在和马民国的好兄弟在一起之前,也曾和他短暂在一起过。所以他当然不敢和她直说。

包惜惜灵魂都震惊了,因为太过不可思议, 眼睛都不自觉瞪得老大。

这盆狗血,真是她看过最大的。

“丽丽,我真心觉得, 你没和马民国在一起,该放鞭炮庆祝。”包惜惜说的无比诚恳,如此扯不清的关系, 真结婚了那才是不幸。

杜丽丽也点了点头, 虽然她依旧很难过。

看着窗外不断倒退的树木,杜丽丽真想时光也能倒流。

“惜惜, 我现在只希望唐宁能快点好起来。”

包惜惜何尝不是这么希望, 她相信唐宁一定能醒过来的, 一定会的。

---

在学校的江燕红担心了杜丽丽和包惜惜一天,因为太担心,下课后也根本没办法待在寝室等。

她先是在寝室附近踱步,随着天一点点暗下去,后来干脆来到校门口。

在校门口站了会,她发现了个熟悉的身影,笑了。原来有人也如自己一样担心。

不过江燕红并没喊对方,虽然因为包惜惜的缘故,他和她们寝室几人也蛮熟的,可现在惜惜毕竟不在,喊了也不知道说什么,怪尴尬的。

包惜惜她们回到学校,天已经黑了,在校门口就遇到江燕红和沈子清。

经历了那么糟心的事,再看到关心自己的人,心总是暖的。

包惜惜很感动,也有些心疼,忍不住说他们:“怎么在这等?多冷啊。”

这时候的天还有点凉,特别是入夜之后。

江燕红笑了,说:“我在这等是因为一个人在寝室无聊,某人在这等,就不知道是为什么了。”

某人,自然说的是沈子清。

他笑了笑,也不介意这打趣,关心问包惜惜和杜丽丽饿不饿。

包惜惜点了点头:“我们就早上吃了点东西,饿了一天了。”

沈子清心疼的眉头不自觉拧起,说她怎么不吃点东西。说着,把一直拿在手里的铝制饭盒递给她。这里面装的是他在学校食堂买的包子。

过了这么久,肯定不热呼的了,他让包惜惜拿回去两人就着热水将就一下。

江燕红感叹:“果然还是沈子清贴心,都知道买好东西等。自愧不如,自愧不如。”

包惜惜听的想从饭盒里拿出个包子来塞住她的嘴,笑骂道:“知道自愧不如还这么多话,先陪丽丽回去吧。”

说完把那饭盒交给杜丽丽,让她们先会寝室,她想和沈子清聊一会。

杜丽丽自然不会阻拦,只是沈子清买的包子给自己了,她吃什么。

包惜惜笑了笑,说她傻:“我们可以出去吃嘛。”

虽然天已经黑了,但有沈子清这样一个大男人陪着,也没什么好怕的。

告别室友,包惜惜和沈子清在学校附近的小巷子里找了间卖面条的小店。

老本本来都要收档的了,看到他们来了,还是想做完他们这一份。

包惜惜知道,沈子清肯定会关心她今天顺不顺利,不等他开口问,在吃面的功夫便把大概说了。

刚好,这会的面馆没其他人,可以放心聊天。

说完,包惜惜看着目瞪口呆的沈子清,苦笑说:“怎么样?很意外很震惊是不是?”

沈子清点点头,他确实没见过比这更不可思议的事。

包惜惜虽然知道杜丽丽没和马民国结婚是正确的不能再正确,并且也是这么劝说的。可这心里始终窝着一股火。

她问沈子清:“你说马民国凭什么啊,是不是男人眼里兄弟情就更重要?”

沈子清笑,轻声说:“那当然不是,我永远把你摆在最重要的地方,感觉不到?”

他的温暖笑容,温柔的语气,半开玩笑的话,安抚了包惜惜的悲愤的情绪。

她既感动又带着几分无奈说:“和你说认真的呢,怎么还打趣起来。”

“好,那我也认真说。”沈子清一改之前调侃的语气,很认真告诉她,马民国那是特例。

救命之恩当然不能忘,好兄弟临终嘱托当然也不能辜负。但照顾的方式有很多种,马民国偏选择了最糟糕的。说实话,同为男人,沈子清也很不理解。

从包惜惜这听到的,他感觉这个人应该是真心喜欢杜丽丽的,这行为实在不能理解啊。

抿心自问,让他放弃惜惜,只是假设他都难受。根本不敢想象如果真发生,该是怎样他根本承受不起的痛彻心扉。

马民国是如何能做到的呢?除了爱的不够深,他想不到其他。

等包惜惜吃完最后一口面,沈子清才对她说:“离开一个对自己不坚定的男人,是福不是祸。”

“嗯,我也是这么和丽丽说的。”

只是劝归劝,分手总是痛的,不过包惜惜相信,只要分的明明白白,杜丽丽很快能走出来的。

吃完面,两人往学校走去。只是在进到校园后,两人很有默契地不往学生生活区走去。

到了个没什么人的清幽安静的地方,包惜惜指了指不远处的草地,说:“就在这坐会吧。”

“好。”沈子清牵起她的手朝那走去,“以后可不要再一整天都不吃东西了,对身体不好。”

“……今天是意外。”包惜惜一脸无奈,知道了那样狗血的真相,她们压根就忘了没吃午饭这事,只想着快点离开,离那对狗血的男女远远的。

坐下后,包惜惜枕着沈子清肩膀,看着天上闪烁的繁星,对沈子清说在回来的路上,她觉得方敏敏能在对象去世后转身就嫁给他的好朋友,估计对这个对象也不怎么爱。但是就在刚才从面馆走来的这一路,她忽然又不这么觉得。

哪怕在后世,一个女人未婚生孩子都要面临很多困难,比如世人眼光啦孩子户口啦等等。更别说在这个时候,她和孩子肯定会遭人白眼和唾弃。可即便如此,她还是想剩下这个孩子。然后马民国应该也是说了些让她相信他还对她有感情,会对她和孩子好的话吧。

只是谁能想到,这孩子最后还是没了。

完了,如果方敏敏真的很重视肚子里的孩子,她肯定会把这怨气发泄在杜丽丽身上的。

包惜惜向沈子清说出自己的担心,问他该怎么办。如果方敏敏不依不饶,杜丽丽不会真的要面临记过或开除吧。

沈子清安慰:“不会的,这事不是她说怎样就怎样,等她这怒气过了,应该就不会再在这件事上做文章。”

“对,你说的对。”包惜惜心定了些,而且马民国也保证过,他会说服方敏敏不再闹的。

后来事实证明沈子清说的没错,方敏敏确实没再来学校闹过。

包惜惜和杜丽丽都不想去想是不是马民国真说劝服了方敏敏,只想让这事从此成为过去。

当然,这都是后话,现在的包惜惜虽说心定不少,但多少还是会有些担心。

沈子清不想她总想着这事,握住她的手,附在她耳边低语:“告诉你个好消息。”

包惜惜下意识猜测:“拿奖学金了?”

沈子清笑,摇了摇头。

包惜惜又猜:“和老师一起做的那个项目完成了?”

沈子清再次摇了摇头。

包惜惜觉得自己是个失败的女朋友,对男朋友的事了解太少了。

她蔫蔫又向他靠去,说:“我猜不到了。”

“给你点提示,和谢老师有关的。”

包惜惜再次脱口而出:“她负责的项目取得了突破性进展?”

这次沈子清终于点头,并再也忍不住笑出声,抬起手弯起食指在她脸上刮了刮:“怎么我说告诉你好消息,你只想到是我的呢?”

包惜惜捶了他一拳,娇嗔道:“不许打趣人。”

她娇羞的样子实在让他看的心都快化了,低下头,让自己可以看到她挨在自己肩膀上的脸,笑道:“好,不打趣,惜惜也是心里只想着我才会这么猜的。”

“好打趣。”包惜惜羞的又捶了几拳。

即便心里正害羞,也不妨碍她去回味拳头落在他胸膛的触感。

这小子最近是不是有锻炼胸肌?怎么觉得比以前结实了?

短暂的安静过后,包惜惜说:“这段时间发生太多事,都好久没去看谢老师了,下周末要是没别的事,我们去找她吧。”

“好。”

“这学期拿了奖学金,我想给唐宁父母。”

沈子清赞同,并说:“我的也一起给吧。”

“好。”

凉风佛面,这样安静靠着沈子清,包惜惜焦躁了一天的心很平静。

她叹了句‘真好’。

沈子清问:“什么真好?”

“有你在身边真好。”

沈子清脸上笑意更浓,说:“我也这么觉得。”

真好,这辈子能有惜惜陪伴真好。

“沈子清,你说我们会一辈子都这么好吗?”

“当然。”沈子清答的毫不犹豫,笑问:“为什么这点自信都没有?”

包惜惜用脸在他手臂上蹭了蹭,郁郁说:“不是没有自信,是害怕世事无常。”

“傻瓜,也有说‘事在人为’。”

“也是。”包惜惜脸上又有了笑容,对啊,她不能太悲观。古人言,人定胜天。只要他们一直向着彼此,肯定能一辈子都这么好的。

她昂起头,看的却不再是夜空的星星,而是沈子清那双比星星更明亮的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