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大厂职工独生女 第127节

钱琳点了点头,笑眯眯对他们二人说:“你们原计划今天去哪里玩的就去哪里玩,不用管我,我刚好想在家看看书。”

包惜惜忙摇头:“我们没计划去哪里玩。”

也许是刚才晃得太急,包惜惜开始觉得有些头晕。

她扶额的动作被沈子清捕捉,忙问:“不舒服?”

包惜惜吞下最后一口包子,喝完杯子里的豆浆,正准备说没事,却觉得一阵恶心。

来不及开口,她急忙冲进厕所,对着马桶一阵呕吐。

完了完了,一定是昨晚没穿衣服吹风扇着凉了。

然钱琳却以为她是因为吃了冷豆浆冷包子才呕吐,很是后悔和自责。

亏她还是个一声,怎么就由着孩子说吃凉的就吃凉的呢。

钱琳母子二人不敢耽搁,在包惜惜吐完后,立刻陪着她去了医院。

包惜惜经过那一番呕吐,头晕的已经天旋地转,也觉得自己需要去医院看看一声。

明明还这么年轻,怎么着凉反应会这么大。

去到医院,经过医生一番检查,包惜惜人都傻了。她竟然得了急性肠胃炎?

面对她的不可思议,医生冷静询问:“是不是吃了很多生冷的东西?”

她想说没有,然想到昨天吃的冰西瓜、糖水,默默闭上了嘴。

不管是冰西瓜还是糖水,分量却是有些多。好了,贪嘴,现在付出代价了。

包惜惜欲哭无泪,被迫接受了医生住院的建议。

包惜惜确诊了肠胃炎,最懊恼的要数沈子清。

他自责自己在这方面没半点常识,以至于让包惜惜吃了那么多冷冻的东西,害她现在要住院。

看着病蔫蔫躺在床上打点滴的包惜惜,他在心里暗暗啊发誓,以后他一定谨记,绝对不会让包惜惜再过度吃东西。

包惜惜做梦都没想到,这一次贪嘴会让一向以投喂自己为快乐的沈子清痛定思痛,开启了一个投喂小能手向健康饮食专家的转变。

她胡喝海吃的幸福啊,好像在和她挥手拜拜。/(ㄒoㄒ)/~~

作者有话说:

比昨天进步了1000+,明天还会进步的……

? 第102章

钱琳医术高超, 待人又好,在医院里人缘很好。

因着钱琳的关系,医院的医生和护士对包惜惜格外照顾, 不过这份照顾多少带了些……

比如这日护士来查房,询问完她的的情况后,两个年轻小护士才走到门口,她就听到两人兴奋窃窃私语。

“原来这就是钱医生的儿媳妇。”

“长得真好看, 听说还是大学生。”

“钱医生的儿子也长得很好看,真是郎才女貌。”

“以后两人生的孩子肯定也很漂亮。”

……

声音慢慢飘远, 接下来她们聊什么包惜惜就不知道了。

这让她真的很不好意思,在住院两天症状换过来后,包惜惜强烈要求出院。美曰其名床位紧缺, 她这点小病不好霸占着。可惜在专家面前,她这个病人的强烈要求并没用,终究还是住到炎症消退了才被允许出院。

因为这一耽搁,包惜惜离家的时间从原计划一个星期已变成十天还未归家。好在父母知道她和沈子清在一起, 倒也放心。

她本以为出院后还会在省城多住几天,正掐着手指数着钱阿姨什么时候上夜班,好继续办那天晚上没办完的事。谁料出院后的第二天, 沈子清就计划着回家属大院。

包惜惜不理解为什么这么早回,她委屈巴巴表示,这样算起来她此趟省城之行只玩了一天。

沈子清支支吾吾解释:“出来这么久, 叔叔阿姨肯定想你了。”

“那倒是。”包惜惜点了点头, “不过昨天和他们通电话时,他们还叮嘱我难得出来一趟, 多玩两天。”

沈子清语塞, 过了好一会才又想到了个借口:“我不好意思再打扰爸妈。”

这理由就更说不过去了, 自己父母有什么不好意思打扰的。再说沈叔叔外出开会还没回来,钱阿姨一个人在家多孤独啊,他们留下来正好可以陪她。

沈子清实在说不过包惜惜,最后只得红着脸说自己有一本书没带过来,他打算暑假看完的。

既然时为了学习,包惜惜就不好再坚持了。谁让他选择读这么一个专业呢,难上天了。

当晚,钱琳下班回来,他们就和她说了这事。

钱琳也不是扭捏之人,只是说:“哎呀,这段时间忙,也没来得及去百货公司给你们买点礼物带回去。”随后她翻箱倒柜找出好几罐营养品,让包惜惜拿回去。

包惜惜怎么能要呢,表示自己都是空手而来。

“话不是这么说,你是晚辈,阿姨是长辈,长辈给晚辈的东西得收。”

沈子清也劝:“带上吧,不然放在这里多半也会放到过期。”

他爸妈太忙了,根本就很少有时间坐在家里吃吃喝喝。

第二天,沈子清和包惜惜两人坐上了回大院的车。

车子行驶在路上,包惜惜忽然想到一个问题,钱阿姨好像提了下,因为有个很严重的病人即将要做手术,接下来她可能要去医院住几天,24小时观察病人的情况。

沈子清不会是担心两人晚上独处出事,才这么迫不及待要回家属大院吧。

包惜惜心里大呼上当了,就这么让沈子清逃过一劫,懊恼的她捶胸顿足。

沈子清见她突然给了自己胸膛一拳,忙抓住她的手,担心问:“怎么了?”

包惜惜幽幽瞥了他一眼:“没什么,痒。”

胸膛痒……沈子清脸又烫了,忙放开她的手。这地方他不好帮她抓,但还是不忘叮嘱她轻一点。

包惜惜轻哼了声,看向沈子清的眼神就像看唐僧肉。

只要还养在身边,吃进嘴里不是迟早的。

外出一趟回来,暑假已过去大半。

回到家,包惜惜从妈妈那知道,姑姑的那个邻居牛丽萍竟然被丈夫提出离婚。

包惜惜一时之间不敢相信,反问母亲:“是牛丽萍向丈夫提出离婚,还是丈夫向她提出离婚?”

李慧妍气呼呼说:“她那个混蛋丈夫提出的,还说她神经病。”

她也是女人,这种事自然会站在女性这边。刚没了孩子就想离婚,这样的男人不是混蛋是什么。

包惜惜听着也气的不行,这样的婆家简直坏透了,她个人看来当然离了更好,可是想到牛丽萍那个精神状态,也不知经不经受得起这样的打击。

太难受了,历史长河中,女性到底承受了多少。

因为整夜想着这事,第二天一早包惜惜去邮局给姑姑的医院打了个电话,和她详细了解了下情况。

得知牛丽萍大哥痛快答应离婚并把她接回去了,包惜惜心才好受不少。

有家人支持,这一关应该能趟过去的。

事实证明确实如此,牛丽萍在大哥大嫂的帮助下,虽然花了很长时间,但总算走出了丧子失婚的痛苦战胜了抑郁,几年后还考上了大学。反而是她前婆婆口中那个‘想要找什么样的女人找不到’的前夫,在离婚后相亲一直失败。女方都介意他妈妈不帮忙带孩子,把前妻逼疯了的事。眼看儿子都要三十了,前婆婆想起牛丽萍,想让他们复婚,被牛丽萍大嫂拿扫把赶了出去。

当然这都是后话,现在包惜惜只知道牛丽萍处于人生低谷,能不能走出来还是未知数。

包惜惜和沈子清在家里待了半个月后就又坐上了去往北上的火车。之所以会提前一个星期出发,主要是给谢翠芝打电话时得知她下学期一开学就要代表学校去美国访问交流,他们想提前和她聚一聚。在则去学校前,包惜惜还想绕路去看一下唐宁,这里势必要耽搁一两天。

其实包惜惜心里也清楚,不过一个多月的时间,唐宁又怎么会有变化呢。但人就是这样,再苦再难,也总期盼着奇迹降临。

告别唐宁坐上去往北京的火车上,沈子清看着气压低沉的包惜惜,想安慰她,可一时之间又想不到语言。好朋友一直昏迷不醒,在这样的事面前,任何安慰都太乏力了。

他剥了个橘子递给她,包惜惜掰了瓣放进嘴,脸顿时皱成一团。

这应该是个还没发育好就被摘下来的橘子,好酸好涩,堪比人生。

听到她把橘子比人生,沈子清笑了,拿过她手里的橘子放好,又重新剥了个,这次自己试吃后才放到她手里:“人生五味杂陈,试试这酸酸甜甜的。”

这个橘子果然甜,吃到好吃的东西,包惜惜心情好好多了,撒娇让沈子清再给自己剥一个。

沈子清摇了摇头,变魔术般从口袋离掏出一颗糖递给她:“不要一下子吃太多,吃颗糖吧。”

肠胃炎一事给他留下了阴影,他是万万不敢再放纵包惜惜饮食了。

“我又不是小孩子。”说是这么说,包惜惜还是拿过那颗糖,并麻利剥了放进嘴里。

坐在火车另一侧的一个小女孩不知何时开始一直盯着沈子清和包惜惜瞧,等到包惜惜把糖放进嘴里,终于忍不住对坐在旁边的母亲说:“妈妈,那个姐姐说自己不是小孩子,可她明明比小孩子还嘴馋……”

妇人连忙捂住女儿的嘴,但沈子清和包惜惜已齐齐看向她们。她知道自己捂晚了,不好意思道歉:“ 不害意思,小孩子口无遮拦。”

包惜惜看着年约七八岁的小姑娘,坚强笑了笑。

没想到啊,她一个成年人竟然被小孩子说嘴馋,自尊心有些扛不住。

然让包惜惜没想到的是,她在告诉自己不要和一个小孩子计较的同事,沈子清却一脸认真对那个小女孩说:“小朋友,有没听过一句话‘能吃是福’?”

小女孩点了点头,说妈妈也说过这句话。

“而且姐姐这不叫嘴馋,她只是吃了一个橘子一颗糖。基本哥哥给她什么,她就吃什么,一点都不挑食……”

接下来便是沈子清对小女孩单方面的洗脑,什么不挑食吃得的人身体素质会更健康。包惜惜一个成年人听得都信了,更别提这么小的一个小女孩,整个人一愣一愣的。

“哥哥,你是医生吗?”

沈子清笑着摇了摇头:“哥哥不是医生,不过哥哥的妈妈是医生。”

有个当医生的妈妈,这话就更有信服力了。

小女孩彻底信了,所以是什么东西都吃一点就不是嘴馋吗?

她眼忽然一亮,兴奋看着自己母亲:“妈妈,你听到哥哥说的了吗?什么都吃一点,对身体好。”

“这……”小女孩母亲为难了,看向沈子清。

沈子清也没想到现在的孩子这么机灵,有些不好意思朝女孩母亲笑了笑,开始自己的亡羊补牢,告诉小女孩哪类食物是垃圾视频,吃了对身体不好。

这一说直接把小女孩说困了,没多久就伏在母亲怀里睡着了。

旁人不知道,可坐在沈子清旁边的包惜惜可是清楚的很,这会的沈子清囧的不行,小女孩睡着真是救了他。

包惜惜忍不住了,直捂嘴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