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大厂职工独生女 第148节

“好,你好好在这坐着,我去给你煮。”

沈子清亲自下厨,给她煮了一碗加了很多很多肉的鸡蛋面。

他觉得孕妇应该要吃营养一些,只吃鸡蛋肯定不行的。

看着有些过度紧张,又有些失魂落魄的丈夫,包惜惜笑出了眼泪。

沈子清看她笑不由也跟着笑,却忽然又担心,她笑的那样激动会不会影响到胎儿。

包惜惜擦了擦眼见的泪,笑道:“医生说我身体很健康,不会有什么问题的,不用过度紧张。”

“那也是那也是。”他喃喃重复,忽然又问:“是不是不到三个月,连家人也不能说?”

包惜惜也知道,古往今来都有怀孕未满三月不宜公布的说法,她觉得从科学角度来说,是因为三个月前胎儿都具有不稳定性,特别是在古代,女孩子结婚早怀孕也早,怀不稳的现象应该是很常见。但她现在都二十六岁了,身体和子宫都发育的很成熟,而且医生也说她各方面都很健康。

这样的好消息,两边家人知道了肯定会很高兴,不如就早点分享吧。

沈子清能说什么,当然只傻笑着不断点头应着。

包惜惜忽然想到发了去年离开他们的沈爷爷,宝宝选择在这个季节出现在他们的生命中,是不是爷爷冥冥之中的庇佑?

宿命的轮回,生命的起点。如果时间真有灵魂,他应该是第一个知道他们有孩子的吧。

作者有话说:

(⊙﹏⊙)晚安

? 第123章

虽说包惜惜和沈子清夫妻不觉得把怀孕的事和亲朋好友分享有什么不妥, 不过这时候的人还是很可爱,知道他们怀孕还不满三个月,哪怕自己很替他们开心, 也悄咪咪的把它当成秘密不和其他人说。

直到两个月后,包惜惜怀孕的事不用藏着掖着,很快在沈包两边的亲戚朋友中传开,小夫妻收到了不少祝福和叮嘱。

自从包惜惜怀孕后, 李慧妍夫妻眉目间就透着藏不住的喜气洋洋,家属大院的老邻居问他们是不是女儿那边有好消息, 他们也只笑着否认。

一般人见状,也就不再说什么。当然了,总有那么些好事之人非要追着问清楚, 把李慧妍夫妻弄的脑壳都疼。

好在女儿怀孕终于满三个月,再被追着问,这样的喜事也不用藏着掖着了。

确认包惜惜真怀孕,那些每次见面都很关心似的问上一句的人, 面上虽然说着恭喜的话,心里是不是真替他们开心就不知道了。不过也有的人,表面功夫都不愿意做。

这日, 李慧妍下班回来,被邻居看到她带回来几件新簇簇的婴儿衣服,立刻有人打趣道:“是不是第一次做外婆激动, 这么早买好小孩子的衣服。”

李慧妍笑了笑, 直言这是同事们送的。

“哟,什么同事这么好, 这么早就送上东西了。”

“怎么说呢, 也是凑巧。同事的女儿年初从供销社辞职了, 自己开了间卖童装的店,听了我女儿怀孕的事,就送了几件。”

这话出来引起的轰动可比包惜惜怀孕还大,本只是笑着看别人打趣李慧言的其他人也忍不住开口了。

“供销社这么好的工作也辞职,这姑娘是不是脑子不清楚?”

“现在的年轻人啊,真是太不知好歹了,供销社多好的工作。”

大家说的情真意切,仿佛不要供销社的工作是多么不可理喻的事。甚至,更有人直捶自己的胸膛,心痛欲绝说:“这要是我孩子,我非得被气死不可。”

面对这一切,李慧妍也只能笑笑。

其实同事当初对女儿要辞掉供销社的工作也是极力反对,奈何反对无效。当时她也是被气到对着她哭过好几次。

后来李慧妍也和女儿说过这事,女儿听后直夸她这位同事的女儿有胆识有魄力有眼光。她想也许时代真的变了,现在的年轻人和他们这一辈的想法不一样了。

扪心自问,如果惜惜大学毕业后没去博物馆工作,改而想做别的,只怕她和丈夫最后肯定也会支持。谁让他们只有这么一个女儿呢。

好在经过几个月的用心经营,女儿的童装店生意越来越好,甚至最近一个月的盈利,比她几个月的工资还高,同事悬着的心才慢慢放下。

李慧妍也不好和邻居们说同事的女儿服装店生意很好很赚钱,一则她们肯定不会相信,换做几个月前的自己,不也是不相信么。再则,万一真有人听她说赚钱,也想去做个体户,真赚钱了还好,没赚钱岂不是怪到她头上。

几十年的邻居,她可太了解他们了,所以啊还是不要说太多的好。

听邻居们感慨了一番后,李慧妍回家了。

李慧妍走后,邻居们并没停下闲聊,聊着聊着话题不知不觉再次回到包惜惜怀孕上来。越说,大家越不得不承认,包惜惜就是命好。

明明刚出生的时候就被人调包了,谁知十岁那年被养父母送了回来。十七岁那年,别的年轻人工作的工作下乡的下乡,她却去了海岛投奔沈子清,阴差阳错遇到了个那么好的老师,恢复高考后顺顺利利考上大学。毕业后的人生,那就更不用说了,工作结婚怀孕。

如果包惜惜知道邻居们是这么看她的,肯定又得看开,旁人都是只看你好,只有真心待你的人才知你的不容易。

不过包惜惜一早就明白这道理,知道不知道都无妨。

时间在平平淡淡中又过去一年,转眼来到1985年4月。

这个时间之所以在包惜惜生命中被重点提上一笔,主要是因为在这个春光明媚的四月中旬,包家明因工受伤,且伤的有些严重,在包惜惜的强烈要求下,直接转到省城医院。而李慧妍为了照顾丈夫,也直接跟厂里请了一个月假。

包家明在省城医院住了一个星期后,医生说可以出院修养,包惜惜便直接把父母接到自己家。

一开始李慧妍和包家明还不怎么愿意,不想麻烦女儿和女婿,但听到包惜惜说过去住还可以好啊后照顾她,两人又有些犹豫了。

确实,女儿还有两个月就要生了,他们做父母的都没怎么照顾过,想到这就觉得对不起她。虽说过去住确实会打扰到女儿女婿,但又确实是可以好好照顾女儿。女儿就快要生了,她肯定会恐慌和不安,这段时间有父母陪伴在身边肯定安心些。

一番衡量后,两人决定就留在省城,一方面养伤,一方面照顾女儿。

而对于包惜惜来说,有父母在身边,别的不说,伙食方面是直接上了一个档次。

自从她怀孕后,沈子清便不怎么让她下厨,他虽然很用心,但厨艺和李慧妍这种在厨房待了几十年的妈妈是没得比的。

只是,伙食质量有了一个质的飞跃带来的喜悦,在一次体检后就变成忧愁。

这日体检完回家吃完饭,包惜惜忧心忡忡对父母和丈夫说:“医生说我快生了,得控制一下饮食,不然宝宝太大,会比较难生产。”

李慧妍是生过小孩的,自然明白女儿这话什么意思,立刻担心问:“怎么了?医生说你胎儿太大?”

好在女儿摇了摇头,说自己体重比上次体检增加的比较多,医生担心她饮食过盛。

李慧妍拍着胸口松了口气,表示自己一定会注意。随后看了眼今晚的饭菜,有些担心说:“糟糕,今晚的菜是不是油腻了些。”

“妈。”包惜惜无奈提醒她:“医生只是让我注意一下饮食,并不是不能正常饮食。”

今天有陪着包惜惜一同去产检,清清楚楚问明白医生叮嘱的沈子清也帮着安慰紧张的岳父岳母,笑道:“妈,医生说惜惜虽然体重增加不少,但怀孕后总增加的体重也在正常范围内,不用担心。”

说是这么说,其实他也还是好担心。特别是随着包惜惜产期临近,他最近更是时常突然惊醒。

听说生孩子很痛很痛,他真的很担心惜惜会受不住。每每想到这里,要做父亲的喜悦就被恐惧和担心淹没。

包惜惜不想他们老想着这些,连忙转移话题,说自己单位有位大姐的丈夫本来在汽车配件厂工作的,最近提前退休了。

李慧妍听到提前退休,第一反应是以为出什么事了。

不料包惜惜却说:“人没事,就是这一年多来配件厂的效益越来越差,最近几个月甚至发不出工资。”

说到厂里效益问题,包家明和李慧妍都颇有感触。其实他们厂的效益何尝不是每况愈下,好在目前还能准时法工资。

听到这样,包惜惜干脆建议:“既然这样,不如你们也提前退休吧。”

隔壁那套房已经装修好,买好家具就可以直接入住。而且随着历史车轮滚滚向前,国营厂现在的经营模式是经不住市场的考验的。日积月累的问题几年后终将爆发,逼得国家不立不破,断臂求生。很多一辈子追求铁饭碗的人,突然遭下岗潮,一时之间人生都失去了方向。

女儿这建议,对于追求踏实生活的包家明夫妻来说还是难以接受的。他们夫妻还不到五十岁,这个年纪提前退休太早了。

包惜惜也知道父母不会听自己这意见的,她也只是为了转移他们的注意力才挑起的这话题。

这会的一家四口怎么都没想到,短短几个月后,包家明夫妻就因为厂里效益不好,为了把工作机会留给年轻人,最终自主选择了内退。

---

半夜,沈子清再一次自睡梦中惊醒。在昏暗中盯着包惜惜的睡眼看了许久后,他起身出到客厅喝水,意外发现本应该在房间睡觉的岳父竟然坐在沙发上。

沈子清压低声音关心问:“爸,你是哪里不舒服睡不着吗?”

包家明摇了摇头,干脆招手示意他过来坐下,苦笑道:“这会只有我们两个大老爷们,不怕老实说,想到惜惜快要生了,这心总七上八下的。”

虽然从没和人说过,但当年妻子生孩子九死一生,真在他心里留下很大阴影。若不是如此,他们夫妻感情这么好,又怎么会只有惜惜一个孩子。

二十多年后,轮到女儿要经历这一切,他这心啊,自从知道女儿怀孕后就没平静过。

他知道女人都要经历这一关,可一想到是自己女儿,就没办法理智看待,却不得不告诉自己要理智,要平静,不然妻子和女儿会更大压力。

沈子清叹了口气,岳父先剖露了心声,他也想直抒胸臆。

“爸,不怕老实说,惜惜怀孕后,我心里也是既高兴又忐忑。”

包家明懂女婿的感受,用力拍了拍他肩膀,一切尽在不言中。

这一夜,岳婿两人坐在客厅聊了很久,临近天亮才又回房眯了一会。

作者有话说:

晚安~

孩子都要生啦,开始向收尾迈进。( ̄▽ ̄)影子这渣手速,不知道还要收多久,如果能日万就好了,肯定半个月内。

? 第124章

在众人的期待和忐忑中, 在阳光灿烂的七月的一天下午,包惜惜迎来了自己的生产。

因为早有准备,加上在生产前也了解了很多专业的生产知识, 真到了阵痛的那一刻,包惜惜并没有自己以为的那样慌张。但几个小时过去,随着阵痛越来越频密,包惜惜心理开始有些崩溃, 哭喊着问为什么还不能能进产房。

在听到医生说自己才开了三指,她彻底绷不住了, 嗷嗷大哭。她已经觉得很痛了,竟然才开了三指,十指是怎样的惨绝人寰啊。

好在身边有沈子清和家人, 他们安抚了她的焦躁不安。

终于,又过去几个小时,在包惜惜的嗷嗷大叫中,她被推进了产房。

看着生产室那道门观赏, 沈子清在心里告诉自己,惜惜现在生产的医院是全省最好的三甲医院,有着医术高超的妇产科医生和医疗设备, 但理智这会似乎离家出走了,他的心慌到了极点。

“妈,惜惜一定不会有事的, 对不对?”

钱琳什么时候见过这样慌张无措的儿子, 安抚道:“正常的,第一胎妊娠痛都是比较久的。”

“可是惜惜她痛了这么久, 看上去好疲惫, 会不会在生孩子的时候没力气?”

“别慌, 现在你可是惜惜最大的精神支柱,不能乱了阵脚。”

“我知道,可是 ……”沈子清也不知道自己想说什么,红着眼叹了口气。他看到包惜惜疼成这样,根本没办法控制自己不去担心。生孩子真的太揪心了,就算不是政策规定他们这种双职工夫妇只能生一个,他也不打算再要孩子了。

钱琳拍了拍儿子肩膀,语重心长说:“儿子,新生命的到来都是不容易的,以后记得要对惜惜好。”

沈子清毫不犹豫嗯了声,沉默半响,他突然问:“当年你生我也是这样吗?”

钱琳没想到儿子会突然这样问,愣了楞,随后笑了。

当年她生沈子清,其实有些凶险,一度下了病危通知书,好在最后平安无事跨过,不过这时候她不想说这些来来增加他的不安。

笑过后,她说:“还好,妈妈看到你的那一瞬,真觉得一切苦都值得了。”

沈子清薄唇紧抿,突然伸出手抱了抱母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