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人多妩媚 第64节

夫人多妩媚 白玉钩 1546 字 13天前

这段日子,基本上每隔一日,萧烨都要来国公府找她。他来得低调,又是微服,国公府的管家早就认得他,自觉地引他进来,让两人见面。

今晚颜芷和哥哥他们一起吃饭,回来晚了,她没想到萧烨依然来找她了。

萧烨抱着她转了个身,把她放在地上,牵着她的手往木香院去。

“若是不来,让你恼上我了,可怎么办?”萧烨故意叹气。

颜芷撇嘴:“我哪有那般小气?不过从前我去找你,也是次次不落的,我都坚持下来了。”

萧烨低笑一声,捏捏她的手指:“快了,等大婚之后,我就不用这般来回跑了。”

说话间两人就到了木香院,入得房中。

屋子被颜芷布置得很是别致,窗边的花瓶里插着几支鲜嫩的花枝,一旁的书案上还摆放着几摞书。

这都是她在整理国公府的库房的时候发现的。当年江府被抄家,许多宝贝都被洗劫一空,不见踪影,但颜芷意外发现角落里还有一个木箱,箱子里放着好些书,瞧着颜色破旧,有的竟是前朝遗留下来的孤本。

想来那些官兵只顾着搜刮宝贝,看不上这些破烂。

托先帝的福,她这一年来也养成了看书的习惯,瞧着这些书就觉得可惜,便打算将它们好好整理一番。有的书页上染了污迹,有的被虫鼠叮咬过,多少都有些残缺。

这段时间,颜芷每日除了惯常的练舞,便是在整理、誊抄这些书册,遇上缺处不明白的,便先空着,等见到萧烨或裴仙姑的时候询问。而已成为孤本、较为晦涩的那几册,早就被萧烨命人送去了翰林院,让几个大儒来抄录整理、填补缺处。

颜芷的字练得很漂亮,就是萧烨来看见了,也不吝啬地夸奖一番,还说要把她的字拓印出去,当成字帖让人临摹。

颜芷却觉得脸热,她从前那些字都是模仿荣贞皇后——她的姑母的,哪里能值得让人照着写?但萧烨的说法到底让她动心,她决定再好好练习一番,等过个一年半载的,有了自己的风格之后,或许她真能写出更好看的字。

颜芷拽着萧烨坐到案边,让他看她这两日誊抄的书页。

“就是有点太慢了,估计等到我们大婚,我也抄不完。”

萧烨道:“你若喜欢,便带到宫里继续抄。我再让人给你找几册其他的版本,你对比着看。”

颜芷抄的这些不是孤本,世上早有别的版本流传,而她之所以还尽心抄录,一方面是为了整理家族藏书,另一方面就纯粹是为了练字了。

萧烨还挺乐意看她忙活自己喜欢的事。

颜芷眉尾一挑:“那等我抄完,岂不都成了你的了?”

萧烨捏她脸颊:“什么你啊我的,咱们日后都是一家人了,夫妻一体,没你这样见外的。”

颜芷被他捏着疼,也伸手去捏他脸上的肉。

但却捏不起来什么,他面上线条分明,人也清瘦,不像她,脸颊饱满,戳着还挺有弹性的。

两人闹着闹着,颜芷就又跟他抱作了一团。

她趴在萧烨的颈窝,嗅着他身上好闻的清新气息,听到萧烨道:“好了,我该走了。”

颜芷回来的晚,两人不能像以前那样腻歪太久。

她抱着他没松手,萧烨不禁挑眉:“不想让我走?”

颜芷忍不住说:“从前在宫里的时候,也没见你这么规矩,怎么到外面就死板起来了?”

萧烨眸色一深,抱着她后背的手就不由滑到了她穿着薄薄春衫的纤细腰肢。

“还有不到半个月就要大婚了,我不差这几日。”

颜芷杏眼一瞪:“我也不是那个意思!只是……”

只是从前两人躺在一张床上,盖着棉被抱在一起睡一夜不也挺好的嘛。

萧烨知道她的意思,却是呵笑。她倒是舒坦了,不知道他几次醒来,发现自己身上一片狼藉的时候有多难受。

“得守规矩。”萧烨绷着脸说,“让人知道了不好。”

颜芷哼道:“说得好像你每隔一日来见我,就很守规矩一样。”

明明成婚前按道理不能见面的,两个人却默契地谁都没提这一茬,算着日子照见不误。

萧烨捏了捏她腰间的软肉,张口咬在她的耳廓上。

“你当真要我留下?”

颜芷一个激灵,身体轻颤了一下,嘟囔道:“不留就不留,我也不是很稀罕……”

萧烨轻笑一声,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发。

“好了,你早些休息,我回宫了,后天再来。”

有些事,总得留到大婚那日再做,有些期待感。

-

三月廿九,帝后大婚。

长长的卤簿仪仗队,从朱雀大街的这头,排到了那头。

百姓们围在道路两旁,推推搡搡,伸长脖子张望,就想一睹皇后娘娘的姿容。

而这一日,恰逢会试张榜,颜慕青高中探花郎,他看了榜上名单之后,不顾左右两侧涌上来搭话的人,径直跑着,往皇后鸾车必经之路上去了。

人潮拥挤,颜慕青不管不顾地往前,惹得左右百姓投来不满的目光。

身后突然有人叫他。

“颜兄。”

颜慕青回过头去,眸光一顿:“祝小侯爷。”

祝清川笑了笑:“颜兄身为皇后娘娘养兄,宫中设宴必有你的一席之地,何故在此?”

颜慕青冷淡道:“我不想去。”

他实在不想再看见她和皇帝携手恩爱,只想着在大街上远远地望一眼她今日的模样就好了。

祝清川嗯一声:“我也不想去,所以来这儿了。”

两个男人俱都沉默下来,相似的经历,让他们有了一丝惺惺相惜之感。

祝清川道:“明日我就启程去荆州了,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回来。”

颜慕青问:“皇帝将你外贬?”

“是我自己要求的。”祝清川摇了摇头,笑叹一句,“到外面散散心也好。”

又是一阵诡异的沉默,人群中突然传来欢呼声,两人顿时往车队的方向望去,果然瞧见那乘载着当朝新后的鸾车缓缓驶来。

六马并驾齐驱,威风凛凛。车上红帷彩绦,朱壁紫盖,气派非凡。车门紧闭,百姓们只能透过车窗上不断晃动的珠帘,隐约窥见车中那戴凤冠珠翠、着深青翟衣的绝代风姿。

颜芷端坐在鸾车之中,目不斜视。

她在上车之前,已经从跑去看榜的小仆口中得知了哥哥的名次,可谓是双喜临门。此时她心中紧张又激动,没有心思留意别的,只顾着在脑中过那些流程礼仪了。

鸾车缓缓驶过朱雀大街,百姓的欢呼声就在耳边回响。颜芷轻吐一口浊息,侧目往窗外看去,却一眼瞥见了两个熟悉的身影。再一恍神,人又都不见了。

颜芷在心中摇头,暗想自己大约是眼花了,怎么可能在这里碰到哥哥和祝大人。

承天门外,正副使持节相迎,左右金鼓齐鸣,仪仗车驾止。颜芷乘坐凤舆,依次入承天门、太和门,至太极殿外。

内官唱礼,女官候立凤舆一侧,恭声请皇后降舆。

颜芷这才起身,搭上女官伸过来的小臂,走到地上站定,抬头望了过去。

长长的织金红毯自脚下起,沿着太极殿前的三十九层玉阶,铺到了最高处。

颜芷看到了萧烨。

他衮冕加身,身形挺拔,威严赫赫,是她从未见过的天子威仪。十二毓冕珠垂在额前,一双目静如深海,隔着守卫、内侍与女官,径直地朝她望了过来。

颜芷弯起唇角,迎着那目光,一步步踏上玉阶,站到了他的身边。

(正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