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配人设又崩了 第61节

妖气值88%。

圆盘上的指针指向了张至灵和方景所在的方位。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拾忆”、“爱多多”、“梦与飞鸟”、“喵喵喵?”、“快快落落”、“糖是甜的”几位小天使灌溉的营养液。

第53章 妖语

不过也只是一瞬, 指针又转走了,这次是四处乱转,数值也跟着变化。

妖气值最终停在50%。

上面的滴滴声一会响,一会停, 数值在50%和88%之间跳动, 像是出了什么故障。

熊凯裕也抻着脖子往这边看, 显然也是不明白现在的情况。

虞秋:“这东西坏了吧?”

熊凯裕盯着虞秋:“一定是你磕坏了我的捉妖神器!”

虞秋:“……”

张至灵拿出自己的罗盘:“这东西像是检测妖气的。”他的罗盘是纯铜材质, 由海底、内盘、外盘三大部分构成的,天干地支和五行八卦结合, 集堪舆和捉妖为一体,甚至还有寻人和观天象等附加功能。

张至灵摸了摸自己的罗盘:“还是老祖宗靠谱。”

熊凯裕瞥了一眼张至灵罗盘上密密麻麻的刻度只觉得眼晕:“这罗盘只能你们这些人用,我们又用不了。”

张至灵瞪着他:“你的问题还没有好好交代, 人家妖又没招你没惹你,你干什么挖人家妖丹!”

熊凯裕偏过脸,又开始装哑巴了。

张至灵和方景气得不行,正想威胁两句,虞秋忽然开口问:“工资多少?有五险一金吗?”

熊凯裕顺嘴接到:“有,底薪三千,一个妖丹提成……”

他突然意识到什么, 立刻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瞪着眼前这个狡诈的人。

虞秋笑了笑,也不在意熊凯裕的目光:“这个工作太不靠谱了。”

熊凯裕知道前面有坑, 但还是管不住自己,问:“为什么这么说?”

虞秋:“你说自己是普通人,肯定对妖的事情了解不多吧。”

熊凯裕没吭声, 他确实不知道。他之前就是一个无业游民,三个月前的某个半夜, 他和兄弟们在外边喝完酒,回来的路上碰到一个人正在抓妖,那时候他才发现这世界原来这么玄幻,一点也不科学!

熊凯裕满身的酒气散了一个干干净净。

抓妖的人笑看着坐在地上的熊凯裕:“年轻人,我看你身板挺结实,有没有兴趣干我们这行?”

熊凯裕咽了咽口水:“我我……我不行,我就是个普通人。”

那人摆手:“谁不是,你还以为我是天师吗?我也是一个普通人,入我们这行只需要胆子大,其余的都由公司负责。”

于是这人给熊凯裕科普了入行的薪资待遇,不仅交社保,每月还有底薪,表现不错还有年终奖,如果能力特别突出的,还能得到帝都的一套房产!

那可是帝都啊!

熊凯裕现在一穷二白,几乎是瞬间就被说动了,和对方要了联系方式,第二天就入职领了自己的装备,刚开始他还有些不适应,但现在熟能生巧。熊凯裕越干越起劲,每天做梦都在想着自己未来的帝都房产,结果现在有人说他的工作不靠谱。

熊凯裕生气的同时还有点忐忑,盯着虞秋,想听她说出个子丑寅卯。

虞秋见熊凯裕上套了,于是很认真地给他分析:“现在是末法时代,天师少,妖也少,你现在能见到的妖,少说都有个百年道行,我记得最近这几十年都没有妖诞生了。”虞秋飞快地给张至灵使了一个眼色。

张至灵马上点头:“对,我们这边有记载,最近七十年妖族已经没有妖出生过了,妖族很急。”

熊凯裕两只手紧握在一起,不安地搓动。

虞秋:“你想想,他们用上百年才能修成灵智,这还需要天资不错的,你说妖的数量有多少?”

熊凯裕沉思。

虞秋:“就像是人类社会里的精英,百个人里或许才出一个,结果你们这么大肆的抓妖,你说说,你这个工作还能做多久?你公司的职工应该不少吧,现在还不断纳新,你前面的老员工呢?这么多人抓越来越少的妖,不用我说你也知道结果了吧。”

熊凯裕黑着脸,当然知道了,他在帝都的大房子没了!

正当熊凯裕茫然无措的时候,虞秋又下了一剂猛药:“你知道为什么天师要和妖和平共处吗?”

熊凯裕摇头。

“因为你每杀一个妖,都相当于杀一条命,他们生灵了,死后的怨气会化为冤孽纠缠着你,影响你今生来世。至于你公司的老板,这些资本家肯定有能力化解,这罪孽最后都摊在你们这些打工人的身上了。”

虞秋眼里的同情太真实了,熊凯裕哭了:“怪不得,我有一次看到我组长身上带了一块玉佛,说是寺庙里开过光的。”

熊凯裕的心理防线被突破,把他自己知道的那些东西也都说了。不过他确实是最底层的打工人,知道的不是太多,接触的上级最大也就是他们的组长。他们小组有十五人,开会都是线上视频会议,公司具体地址,老板是谁,又有多少员工,熊凯裕都不知道,但他知道自己是五组,光小组有七组,人肯定很多。

张至灵把熊凯裕的情况反映给道协,又从熊凯裕的口中问出剩余妖丹的主人,虽然不知道这些妖是不是还活着,但都要尽量试一试。

虞秋跟着方景回到了天栖观。人参精拿回自己的妖丹,虽然没了生命危险,但也是元气大伤,需要好好地恢复。

之前后山的植物葱郁,四季不败和人参精有关,现在这些植物重新抽出绿意,但到底和之前没办法比,这两天来天栖观的客人看到后山的现状,都是失望而归。

虞秋听到一个年纪比较大的信众和天栖观的道士感叹:“你们后山的花开了快二十年了,冷不丁成了这样我还有点不习惯。”

“我们也一样,不过已经找到原因了,你看这条枝已经见绿了。”

虞秋在旁边吃着瓜果听他们谈话,没多久,她桌边也来了一个人,张至灵坐下来,先拧开了一瓶水,咕咚咕咚喝了大半瓶。

虞秋:“事情忙完了?”

张至灵摆手,压低声音说:“没呢,各地道协刚联系了妖族,让他们自己小心。妖丹的主人又找到两位,其他的还没消息。不过熊凯裕的东西来源我们有点眉目了。”

虞秋挑眉。

张至灵朝虞秋招手,两人离开院子到了客堂,张至灵正坐在里面给人参精念经书,见两人进来,他放下经书,好奇看过来。

张至灵说:“熊凯裕抓妖的东西有人认出来了。”

方景:“谁?”

虞秋想了想说:“应该是裴时吧。”

张至灵瞪大眼睛:“你真神了,确实是他。”

虞秋:“有点他的风格。”

张至灵点头:“我们也是想到了裴时,想问问他关于机器的事情,没想到他直接叫出了这东西的名字,他说这个叫妖语。”

“妖语?名字真奇怪。”

“他们觉得这个东西能让他们听到妖怪的声音。”

虞秋:“听到妖怪的声音比较好抓。”

张至灵点头:“就是这个意思。这些人在论坛上认识,像裴时一样,对科学和玄学都感兴趣,然后随着了解,他们决定建立名为“燧”的组织,古有神话燧人氏取火,他们认为自己的研究也将会是人类的新火种。不过后来裴时退出了,他觉得有些人的想法太激进,他离开的时候,他们正在研究 ‘妖语’,五年过去了,妖语被成功研究出来,进行广泛应用。”

方景抱着人参精:“但他们却用来挖妖丹!”

张至灵:“东西是好东西,要看在谁的手里。这个组织的人都很注重隐私,道协还在调查他们的身份。”

虞秋的手机响了起来,弹出一条消息。

[金金金金……丝猴:飞升道长:我要一千张平安符。]

虞秋怀疑侯空多打了一个“千”字,语音问他:“多少?”

侯空:“一千张!”

虞秋:“要这么多干什么,搞批发?”

侯空:“外面有丧心病狂的家伙挖妖丹!我得保护好自己。你有没有主动攻击的符箓啊?我都买,价格不是问题!”

虞秋:“没有。指望灵符不如自己练练本事。”

侯空发来了一只小金丝猴泪眼汪汪望着自己的表情包,虞秋想了想说:“我想起一个神风符,你带上,遇到危险的时候能跑快一点。”

侯空:“好好,这个也行,也要一千张!”

虞秋:“看我心情。”

和侯空结束通话,虞秋回到自己住的房间,开始画神风符。

这张符需要的灵气大约是平安符的十倍,数量一定要控制,虞秋画了二十多张,和平安符一起打包给侯空快递过去。

然后虞秋继续研究给穆君岩的灵符,上次邮过去的只有一点效果,持续时间约三十秒的样子,还要继续改进。

虞秋在穆君岩的身上体会到了炼丹的感觉,她早晚要让这炉丹药成功出炉!

……

在天栖观待了快一周,虞秋和张至灵才重新返回h市,不过这次方景没跟回来,留在天栖观照顾人参精,每日讲经文帮助人参精恢复。

虞秋重新回到家,受到桃夭热烈款待,饱餐后和守护者一起躺在沙发上:“这才是家的味道!”

桃夭:“少来,我看你们是乐不思蜀。”

她兴奋地拉了拉虞秋的袖子:“秋秋,你看看我是不是变白了!”

她换上了红娘子套装,掐着腰在虞秋面前走了一圈。

别说,还真让桃夭把这个黑大个折腾得白了点,虽然和普通人相比还有点差距,但也不至于让人看了会做噩梦。

得到了虞秋和守护者的肯定,桃夭信心大增,主动包揽了家里买菜和买水果的任务。

虞秋:“最近外面有点不太平,对妖不是很友好。”

桃夭没和其他的妖接触,也不知道妖丹的事情。

等听虞秋说完,又想起自己被强行夺走的本体,咬牙骂道:“这些混蛋东西!等老娘知道他们是谁,一定要把他们栽土里当肥料!”

虞秋从背包里抽出几张神风符给桃夭:“这个你带上,以防万一。”

虞秋琢磨着给桃夭再画几种其他的保命灵符,她毕竟没有本体,实力和之前相比大打折扣。

正想着,手机响了起来,结果是她之前上班用的手机,来电显示是徐妤宁。

虞秋接通:“徐姐……”

徐妤宁:“老板想见你一面,你有时间吗?”

穆君岩见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