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配人设又崩了 第62节

虞秋想了一下,自己员工身份和穆君岩接触得并不多,他找自己干什么?

虽然奇怪,虞秋还是答应了。从衣柜里找出上班穿的衣服,把手上的玉镯往袖子里藏了藏,这才出门。

习惯所致,虞秋到了地铁站,等地铁的时候,听到旁边一个长发女生惊呼:“我靠!汉腾高中的女生真死啦!”

她旁边的同伴正刷手机,听到女生的话,抬起头:“不是说是谣传吗?学校都辟谣了!”

长发女生:“学校怕影响不好呗,这种事都瞒着,不过他们本校的学生清楚,有人甚至拍到照片了,我给你看。”

同伴凑过去,一秒后立刻捂住嘴:“这是恶搞的吧?太吓人了!”

虞秋离两人虽然有段距离,但正好站在她们斜后方,她稍稍偏头,也看到了女生手机里的照片。

只见到一个穿着校服的女生平躺在草地上,她的双手叠放在胸前,仿佛只是安睡,但本该是脸的地方却是血肉模糊。

第54章 天赋

前面两个女生看完后立刻把照片恢复到原来大小, 显然被吓得不轻。

“这也太变态了!是仇杀吗?”

“不知道,不过最先发现尸体的人说她可能是被狗咬死了,身上有牙印。汉腾学校附近有流浪狗,之前有同学也被咬过……”

地铁到站, 两个女生也不再说这件事, 和其他人一起挤进了地铁。

虞秋到了公司, 直接坐电梯到穆君岩办公室所在楼层, 她虽然在这里工作了有段时间,但穆君岩的办公室一次都没去过。

办公室外是张秘书的办公区域, 他见到虞秋过来,很绅士地帮她推开门。

穆君岩办公室的装修风格走简洁风,落地窗朝南, 即使现在是下午,室内也洒进一片光辉。

虞秋发现穆君岩没坐在办公椅上,而是坐在待客的沙发上,正笑看着她。

这两次见面穆君岩似乎都没再戴墨镜了。

虞秋把自己都要忘了的人设捡起来,对穆君岩露出一个柔弱又不失美丽的笑容,最近守护者都夸她演技好了,虞秋对自己非常有信心。

然而在她坐下不久后, 穆君岩对她说:“我想请你当我的保镖。”

虞秋:“?”她表情差点崩了,连忙从穆君岩手里接过茶杯掩饰自己的失态:“啊,这不太好吧, 我力气很小的,瓶盖都拧不开。”

穆君岩把手边的平板拿过来推到虞秋面前。

虞秋好奇看过去。

穆君岩一键播放:“你面试的那天,我看到力气很小的你单手搬起我们公司门口的石狮子, 只为了捡一颗巧克力。”

视频中的虞秋非常配合,刚好把石狮子小地放下来, 把巧克力重新揣进了兜里。

虞秋:“………”

虞秋在心里呼唤守护者:“发财,你有什么话要对我说吗?”

守护者沉默两秒,然后忽然掐着细嗓子说:“你好,我现在是平安,有事请留言。”

虞秋:“……”

守护者哭唧唧地说:“一定是他的问题!”

虞秋长叹一口气,端起杯子豪气地喝了半杯水,也不装了,紧盯着穆君岩:“你既然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为什么之前没拆穿我?”

穆君岩又给虞秋续了半杯茶水:“我觉得你这样做有自己的原因。”他顿了顿,又说:“我还知道你是飞升道长。”

虞秋挑眉,但现在已经不像开始那么震惊了。

穆君岩:“虞秋……这个名字是真的吗?”

虞秋点头。

穆君岩笑了一下,和虞秋保证:“你放心,你的事情我不会和第二个人说。”

认识穆君岩这么久,这点信任虞秋还是有的,但她还要拒绝穆君岩之前的提议:“我不能围着你转,我还有自己的事情要做。”

穆君岩并不失望:“我跟着你学东西,请你教我一些玄学手段可以吗?时间上由我配合你,会定期给你课时费。”

这提议非常让人动心,但虞秋没有立刻答应下来:“你怎么不找张至灵?”连她都听说张至灵一直想让穆君岩学习这些东西,而且他们是好友,这不是舍近求远了吗?

穆君岩:“我想要自由,不想被束缚。”

虞秋却明白了他言外之意、张至灵不能随便教,要有一个前提,穆君岩也需要和他是同一个师门。

虞秋说:“但我只会画符。”还有另一个是炼丹,但因为地域受限,也只能想想了。

穆君岩眼睛却亮了:“这个很好,我不喜欢打打杀杀。”

虞秋:“那行,在之前我要看看你在这上面有没有什么天赋。”虞秋从包里拿出一张空白的符纸铺在桌面上,然后拿起签字笔:“我给你示范一下,我们从最简单的平安符开始。”

穆君岩连忙起身,坐到虞秋的身边,他第一次离虞秋这么近,在她身上闻到一种很淡的香味,淡雅中还有点勾人的味道,穆君岩闻着隐约有些熟悉。

只是不等他深想,虞秋手上的笔已经动了起来,他连忙收敛心神,专心看虞秋运笔。

“你不仅要记住它的形体,还要感受其中蕴含的灵气,后面才是最重要的,符师就是纳灵气为己用,变成我们想要的灵符。”

虞秋为了让穆君岩看清楚,故意画得很慢,等停笔后抬头问穆君岩:“记住了吗?”

穆君岩撞进她暗夜似的眼眸里,轻轻点了点头。

虞秋把笔给穆君岩,又拿出一张空白的符纸,让他自己来试。

穆君岩摒弃脑中的杂念,回忆自己刚才记下来的东西,笔尖落在纸面上,开始还有些凝滞,后面逐渐流畅,一笔成符。虞秋也感受到有一小股灵气的波动,她诧异,没想到穆君岩在这上面确实很有天分。

“让我看看!”虞秋迫不及待地拿起穆君岩画出的灵符,然后笑意僵在嘴角。

守护者:“他还挺厉害的,和你画的一模一样!”

虞秋没笑出来,又拿出空白的符纸,对穆君岩说:“我们再画个镇宅符。”

穆君岩以为虞秋是想多教他一些东西,认真去学,轮到他画的时候,又是近乎完美复刻虞秋的灵符。

守护者:“他是不是很有天分啊?”

虞秋:“他这个水平,如果想当符师,连老师都找不到!”

守护者震惊:“已经厉害到这种程度了。”

虞秋语气沉重:“因为只要是个符师都不会收他当弟子,他在这行上完全没、天、赋!”

虞秋自认这话对守护者说,也没再遮掩,所以没注意到穆君岩瞬间捏紧了手中的笔。

“我不知道为什么用灵气画出的符最后体现出来的都是煞气,平安符和镇宅符的区别只是煞气多少的问题,具体效果是什么样我也不清楚。”

守护者托着自己渐圆的下巴:“那就以毒攻毒呗。”

虞秋:“好像有点道理,煞气过重也对那些鬼怪有压制作用。”

穆君岩攥紧的手掌慢慢地放松,心情因为虞秋这几句话像是坐了一次过山车,刚趋于平稳,匀速前进的时候,虞秋包里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他听出这个铃声是飞升道长用的铃声。

虞秋翻开包,看到来电显示是张至灵。直接拨打电话,看来事情挺急的,果然,接通后传来张至灵有些急促的喘息声:“你方便吗?来一趟公安局,这边出现了僵尸……快闪开,别被她抓到……”

虞秋这边的通话忽然被挂断,她直接起身往外走。

穆君岩抓起外套跟在她身后:“我开车送你过去!”

……

公安局门口有人接应,虞秋认出是道协的成员之一。

这人一边带路一边给虞秋和穆君岩说明情况:“昨天汉腾高中发现一具女尸,面皮被剥走,身上有多处咬伤,像是犬科动物的齿痕,因死因不明,交由法医进行鉴定。今天中午的时候,整个法医室乱了,负责验尸的李法医和两名实习法医疯了似的乱咬人。被他们咬到的地方呈现乌紫色,出现了很明显的尸斑,公安局的人觉得不对,马上联系了道协。”

说话间,三人到了封锁僵尸所在的那栋楼,不过里面已经安静了,虞秋推门进去,发现张至灵、陶东阳一人按住一个僵尸,还有另外一个被潘奕阳的小纸人们一起踩在地上。

其他道士正围在伤者面前,给他们排毒。

这三个法医是白僵等级,被他们咬到后还不会那么快发作,有时间能救援。

虞秋看了看四周:“那具尸体呢?”

张至灵:“我们到的时候已经不见了。请你来是想问问,你的追踪符能不能找到僵尸?”

虞秋:“等级太高的不行,他们有隐蔽的能力,不过这个等级的可以试一试。”

虞秋取出一张追踪符在法医的身上收集气息,随后化成了纸蝴蝶,纸蝴蝶原地飞了几圈,在大家都有些失望的时候,它直奔窗口而去。

众人重新燃起希望,站在窗口的一名道协成员试着打开了窗户,纸蝴蝶顺着缝隙飞了出去。

虞秋在纸蝴蝶靠近窗口的时候已经下了楼,穆君岩紧跟在她身后,两人刚坐上车,后排车门被人拉开,张至灵挤了进来。

车子发动,张至灵身体靠前,拍了拍穆君岩的的椅背:“待会危险,你别往前冲!”

“我知道,安全带系好,我要提速了。”

穆君岩的车技不错,咬紧纸蝴蝶,一直保持不远不近的距离,虞秋又废了四张追踪符,才终于找到地方,这里是学区房,因为后面还跟着办案的警察,没耽误多长时间,车子驶进小区,在一栋楼前停下。

住在这里大多数是学生家长,毕竟安静,现在快晚上了,也没人注意这边,这一群人看着纸蝴蝶飞到十一楼的位置,连忙上楼。

这边是老式楼,不是电梯入户的户型,通用电梯,众人到了十一楼。

“叮—”地一声,随着电梯门的打开,鼻子灵的已经闻到了一股浓郁的血腥味。

正对电梯门的一户人家,门口地毯上落着几滴殷红的血迹。

跟过来的警察看了看门牌号:“这是陶琳书的家。”

而陶琳书,正是被害女生的名字。

张至灵脸色难看:“她回来了?有记忆会思考,这是高等级僵尸才会做的事情。”

第55章 我晕血

虞秋把手放?唇边, 让其他人安静,她的耳朵贴?门上,好一会,才抬起头:“里面有人说话。”

其他人都是松了一口气的模样。有人说话, 证明人还活着, 还没有出事。

道协的一名成员说:“陶琳书还有记忆, 知道是自己的父母, 大概不会立刻下杀手。”

但这也是时间的问题,陶琳书已经成为僵尸, 对血的渴望充斥?她的骨子里,这种亲情的羁绊又能牵制她多久?何况她手上已经有了人命,尝过鲜血, 只会让她更难以控制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