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宫星眨了眨眼睛,声音平平地开口:这段影片好像主要围绕的是咒术相关的,没有播放之前太宰和五条前辈的聊天呢,不知道之后会不会放呢,五条前辈。

笑得正欢的五条悟身体一僵,忽然想起了某件黑历史:不会吧。

[可以播放。]

那个一直不做声的神秘人的声音忽然响起,平淡的语气中硬是让五条悟听出几分戏谑。

听着两人打哑谜,虎杖悠仁眨了眨眼睛,很是好奇,大大的眼睛里满是好奇:怎么怎么?小五条老师和黑宫哥发生什么事了吗?

对于少年的亲昵黑宫星接受的很自然:五条前辈和我的朋友打赌,说自己绝对不会受伤呢,输了的话要穿女仆装。

黑宫星本以为这件事会让平行世界的其他人惊讶毕竟那个世界的五条悟看起来比这个世界要靠谱的多。

但是事实上却是

哦。

三个穿着高专服的少年少女一脸怏怏。

不就是女装吗?

五条老师也会害羞啊。

就这?

黑宫星缓缓打出一个问号,看向了另一个成熟的多的五条悟,犹豫了一会儿才道:您

某年岁二十八的成年老师挑起抹了唇膏的薄唇,举起剪刀手比了个wink:诶嘿~女高中生的裙子很凉爽

黑宫星还没见对方说完,夏油杰和小伏黑一个从身边往下按他的头,一个从怀里将他的脸颊挪向了小伏黑脸上,默契地让某人超出他的视线范围内。

小伏黑还很认真道:阿星,有变态,别怕,我保护你。

黑宫星沉默了下,飞快地接受了他的好意,然后一手捂着对方的眼睛哄道:惠会保护我的话,就不会学着变态,对吧?

小伏黑高高兴兴地接受了:对!

黑宫星又用另一手拉过芥川银,抬起眸看向自己的学长,诚恳地请求:拜托离银远点,想穿女装的话我拜托我妻同学帮你买好不好?我觉得我妻同学会很高兴自己多了个姐妹。

五条悟恼羞成怒:谁跟那个伪娘是姐妹了!

不管怎么说,无论在哪个世界都很沉重的星浆体事件,就在几人的插科打诨中顺顺利利过去了。

再往后也都还算顺利,一直到难以避开的苦夏。

少年人尚且还无法理解,只是惊讶于他们的五条老师年纪轻轻就有如此能力,甚至试图从黑宫星和五条悟的比划交流中获取经验。

而经历过那场苦夏的人们,却都不约而同沉默下来。

断臂的夏油杰捂着自己的伤口,逐渐移到胃部,指尖按压着皮肤传来微微的不适,让人回想起了当初胃酸翻涌的窒息感。

而他的挚友,五条悟盯着他,满眼都是那时新宿街头叫不回头的背影。

而属于影片里的夏油杰的挚友五条悟,则是全心全意看着屏幕,试图在当年的相处中找到一丝丝蛛丝马迹虽然再看来全都是明晃晃的线索。

一时间竟然没人再开口。

直到影片里的黑宫星直接点出咒灵的味道时,才有些人脸色微变。

年幼一点的双胞胎还没开口,已经死而复生的两姐妹已经泪流满面:竟然是这样的吗?夏油大人,一直都忍受着这样的痛苦,背负着这样的代价吗!?

夏油杰本想置身事外毕竟他都应该是死人了,但这两个孩子开口之后,他就无法保持沉默了:倒也没有那么夸张,慢慢就习惯了

两姐妹对这样的解释怎么想的倒是没有表现得很明显,但尚且幼稚的小双胞胎却终于理解了一点,委委屈屈地一人一个挽着夏油杰,两双眼睛一眨也不眨地盯着他。

夏油杰哑然失笑,摸了摸两人的头发,却又在触及另一对成熟许多也陌生许多的姐妹身上停滞了视线。

两个孩子只管抱得更紧了。

夏油杰这时才稍微理解了一点,所谓的弥补遗憾到底是什么。

如果对那边的世界来说是让他们看到一个美好的HE结尾,而对他们来说,就是让他们珍惜来之不易的现在吧。

他一边轻轻地呼出一口浊气,一边眼神更加柔和地看着自家的两个孩子。与此同时,黑宫星也下意识抱紧了身边两个孩子:惠、银要好好长大啊。

漫长的夏天还在继续。

以及

看着水雾缭绕的长发青年,所有观影的人都陷入了面面相觑的沉默。

前辈

灰原雄有些不可置信,喃喃着,前辈是这么

黑宫星的神色也有些肃然:原来杰你居然

无论是哪个夏油杰,此刻的心都有些提起来。

年轻一点的更是在直接攥紧了拳,微微合起眼睛。

灰原雄还有些不忍说出来,但是黑宫星已经敲了敲手心,张圆了嘴,眨眨眼叹了一声道:杰,你的身材很不错啊。

我不嗯?夏油杰刚刚说了开头的话被堵回去了。

他脑子迟缓了片刻,才反应过来,一向端着的神色出现了些皲裂,透出若有若无的红色,连声音都染上了热意:啊,真是的,你在说什么东西啊

黑宫星皱了下眉,诚恳地道了歉:嗯是不太好,女生都在。抱歉了,我不该说这种话题的。

哈?你在小瞧谁啊!钉崎野蔷薇忍不住发话了,不就是一个裸背吗?怎么就不能说了,又不是看见男人裸着唔唔唔,@#¥(虎杖你干嘛!)

不要大庭广众说这种话啊!虎杖悠仁拽着她的肩膀,哭笑不得地用气音拼命提醒道。

禅院真希沉思了一下道:但是肌肉锻炼的确实还不错啊,我记得一年级时碰到的那个夏油杰体术是还可以。

切,这小鬼的身体有什么好看的。伏黑甚尔表示不服,并且跃跃欲试,要说肉\体的话,没有人能比得上天与咒缚的吧,比起那小子,我的可是

看着这个陌生的男人一副要脱衣服的样子,伏黑惠有些牙疼地脱口而出:要说到大猩猩,难道不是虎杖和东唐那两个最变态吗?虎杖你的体脂率是个位数吧!

虎杖悠仁大惊失色:不不不别把话题扯向我啊,我不想在大庭广众之下脱衣服的!

眼看着观众即将开始吵起来,神秘人终于开口提醒:[不得大声喧哗影响他人观看。]

说完之后,神秘人补充了一句:[咒术师的肉.体基本上锻炼的都很好,哪怕是女孩子肌肉也很明显。请不要因为自己没有就惊讶。]

黑宫星再度打出了一个问号:?

黑宫星觉得自己有必要为自己辩解一下。

但他还没开口,屏幕的画面已经转到了黑宫星变小之后正在打哈欠。当初变小的时候,大家都只觉得情况危急不容小觑,但是等危机解除之后,再看就

呜哇,小小的黑宫哥好可爱啊!

虎杖悠仁眼睛亮晶晶的,小声感慨了一句。

降谷零给他比了个大拇指,欢快地安利道:睡着的样子也很可爱哦。

伏黑甚尔也难得懒洋洋地帮了腔:穿披风一本正经但是够不着电梯按键确实挺可爱的。

请把够不着去掉!

黑宫星忍不住强调!

但在场的各位似乎都明白了他一开始的用心良苦,开始以他为中心,不断地抛梗插科打诨。

于是观众席里一片欢快的呼声。

徒留黑宫星被调侃的整个人都要麻木了。

一直到最后,黑宫星和五条悟打上盘星教的时候,声音才算安静下来。

尤其是黑宫星对披肩散发的夏油杰说出那段几乎是在诅咒自己的话时,所有人的屏住了呼吸,神色各异。黑宫星所熟识的夏油杰更是垂着眸子一言不发,完全看不清神色。

而黑宫星却有些不自在了:怎么这么安静。

这个时候阿星你可以不用说话的。降谷零好心提示,不要打扰我们看哦。

黑宫星:???

黑宫星只能闭嘴,一头雾水地和众人一起看着,他刻意修正杰的信念然后对杰伸出手为什么表情都这么怪啊?!怎么还有点咬牙切齿的感觉??

黑宫星忍不住扯了扯夏油杰的袖子,用气音问:都怎么杰,你脸怎么这么红?很热吗?

夏油杰却忽然搭上着他的手,微颤的声音的尾音里都含着热意,眼尾更是氤氲着若有若无的湿气,气息不太稳地轻声道:星,你不会后悔吧

怎么可能?黑宫星皱了皱眉,扣住对方的手指,认真道,我会用一生为我的话负责的!

星夏油杰忍不住呢喃了一声。

黑宫星不明所以地歪歪头:杰?

夏油杰轻轻叹了声气,刚想开口,就被身边的五条悟敲了一脑袋。

白发蓝眸的少年阴恻恻地开口:他们这不算是扰民吗?难道不该禁言吗?

赞同!

我也觉得!

请禁言吧!

一个接着一个声音响起,简直像是火星落入了油锅一样。

然后黑宫星和夏油杰就被禁言了。

夏油杰:

黑宫星:!?

看着两个朋友都被禁言,五条悟更不爽地啧了一声,然后道:接下来是不是要放他们那个世界的过去了?

另一个五条悟却举起手请求:喂,这个就不用了吧,我们的过去刚刚不是都说明了吗?没必要在放了吧。

夏油杰也举起了剩下的手臂,没什么表情道:啊,这个我赞同。

我也觉得哦,虎杖悠仁挠着脸不好意思地举起手,我觉得现在这样已经很好了,就不必让他们知道平行世界的我们的不幸了吧。

[也许你的选择会被认可呢?难道你们不想被理解吗?]

你在说什么鬼话啊!钉崎野蔷薇嗤了一声,语气却异常平静,我们的选择我们的生存方式,只需要我们自己认可就好了,被理解?什么叫被理解?难道不能理解吗?别小瞧我们啊,这样就够了。

别让他们留下遗憾啊。

五条悟带着笑轻松地总结着。

[]

神秘人似乎叹了口气。

[那好,故事到这就到一段落了。]

[有缘再会吧。]

作者有话要说:  观影体对不起,我尽力了,但真的不擅长呜呜呜,就这样吧。

下一本《论最强如何与夜兔HE》见!

感谢在2021103113:30:10~2021110122:58:5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闲鱼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