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7章 大结局(帅府真相,见爸妈!)!

重开帅府,裂土称王!

八个字,犹如洪钟越鼓,深深的扎在了冯东的脑海之中!

字字如雷。

震得冯东头皮发麻,心神震动。

好霸气!

冯东内心一直没想明白的事情,没有思路的混沌局面。

一下就被这女人的八个字打开了。

顷刻之间,冯东呆呆的看着眼前这个女人。

这女人的格局,好大。

魄力,通天!

这个看起来削瘦的女子,竟然有着如此强悍的魄力。这就是星术师的强悍么?

智计无双,运筹帷幄。

通晓天地,知过去,测未来。

查吞吐天地之机。

冯东愣了许久,才缓过神来,道:“具体,怎么做?”

汤紫珞道:“凝聚图腾东部一十八行省,裂土称王。建都中海,重开东霞山帅府。以冯氏帅府为领袖,统御图腾东部全境。”

冯东主动往前靠了两米,道:“这能行吗?那可是一整个图腾帝国啊。一旦我们裂土称王,那就彻底和图腾帝国决裂,接下来,要爆发大战的。”

汤紫珞道:“我权衡了很久,此计可行。”

“怎么说?”

冯东心中十分不解。

办法,是一个办法。但这只是一个思路。可如果真的落地,显然不行。

一十八个行省,且不说能不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聚集成铁板一块。就算能聚成铁板,但仅仅凭借一十八个行省,也万万不可能对抗整个图腾帝国啊。

这不是以卵击石么?

冯东怎么想,都觉得不靠谱。

但这话由汤紫珞说出来,冯东又不得不重视。

在提出自己的建议之前,冯东还是决定先问问汤紫珞的意思。毕竟,这个女人不一般!

汤紫珞道:“你的太爷爷,冯国华,曾经领导了图腾东部一十八个行省的定国之战。虽然至今过了整整五十年,但是冯老的威严还在,培养了大量的将官和武道世家。金陵的苏家,东天战神,甚至其他的几大商会,各大行省的都督府,行省总督。大部分都是你太爷爷的旧部。或者是你爷爷,你父亲的旧部。冯氏帅府在图腾东部的根基太深厚了。”

“就连镇东王,都是你太爷爷的旧部。还有苏家的老祖都是。四年前,镇东王之所以如此迫不及待的灭了冯氏帅府,除了之前你所了解到的那些原因,其实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只不过大家隐藏的很深,不容易被察觉。”

冯东深深道:“什么原因?”

汤紫珞道:“冯氏帅府,四代忠良国将,在东部军政界的根基太过身后。虽然冯国华很早就退隐了,但是你的爷爷冯天河,你的父亲冯建章。都是国家顶级的将官。主宰着图腾东部的军政大权。这种印象里,想树根一样,扎根很深,很难撼动。项天龙感到害怕,为了加强自己的统御,这才迫不及待的捣毁冯氏帅府啊。”

冯东沉默了。

汤紫珞继续道:“就连你,三年前,不也是两江最年轻的将官么?更何况你的父辈,爷爷辈?冯氏帅府的根基,你可别小看了啊。”

冯东深吸一口气。

“也是,时间过了这么久,我在武道之中走的太远,反而把这些给忘记了。”

“如此一说,我冯家在图腾东部,的确有可能稳住根基。”

“继续说。”

冯东深深呼吸,看到了希望。

汤紫珞道:“所以,军政界,凭借冯氏帅府过去百年时间积累下来的强大根基,可以顷刻间把图腾东部一十八个行省聚成铁板一块。只要放出消息,以你东皇的身份,重开帅府。这一切,都可以迎刃而解。”

“那么就剩下另外一个问题——武道!”

冯东大声道:“没错。军政界稳得住,那就剩下武道问题了。”

汤紫珞道:“武道,其实更不是问题。”

冯东大惊:“我的先生啊。军政界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武道。如今这个世界,是武道定国。如果武道稳不住,靠军政界是不行的。”

汤紫珞道:“我之前说过的话,你难道这么快就忘记了?”

冯东道:“什么话?”

汤紫珞道:“你的父母还活着。”

噌!

冯东立刻站了起来,脸色都扭曲了,声音也在发抖:“我记得,只是当时我身负血海深仇,没想太多。我爸妈,在哪里?还有,他们现在过的怎么样?为什么这么多年,不来见我?”

汤紫珞道:“你爸妈还活着的事情,知道的人不多。他们之所以不出来见你,是为了你好。”

“为我好?”

冯东十分不解。

汤紫珞道:“嗯。现在,是时候把一切真相告诉你了。”

“当年,他们灭冯氏帅府,分为两步。”

冯东道:“两步?”

汤紫珞道:“嗯。冯国华在参加定国之战的时候就知道了武道开始兴起,世界上诞生了强大的武道高手。那个时候她他就意识到了,未来的世界,不由军政界主宰,由武道主宰。特别是进入雪龙山之后,你父亲和雪龙山的护戒圣女云岚相爱结婚。那个时候,冯氏帅府就开始全力转向武道!经过数十年的低调发展,冯氏帅府的武道力量,早就达到了逆天的地步。”

冯东万分不解:“逆天的地步?”

汤紫珞道:“嗯。只是冯氏帅府太过低调,因为圣龙玉戒,因为雪龙山早就和图腾帝国打过一丈。连雪龙山的镇族至宝地脉龙骨都被大夏武界宫给夺走一大半。”

“此事过后,雪龙山受到重创,冯氏帅府等于承接了部分雪龙山的传承意志。隐居东霞山,低调行事。其实,暗中发展了很长时间。”

“我实话跟你说了吧。你爷爷冯天河,实力比项天龙还要强。你父亲冯建章,那更是早早的就进入了渡劫境。至于,你母亲,那更不必多说,一代女王。”

冯东听的十分激动:“为什么我不知道我的爸妈这么强悍?”

汤紫珞道:“因为他们经历过雪龙山和大夏武界宫的绝世战争。冯氏帅府表面退出武道,低调发展。不让你接触武道,是为了不让你更早的被人发现,卷入那复杂的斗争。”

冯东忽然泪流满面。

许久,冯东才开口:“你刚刚说,他们灭冯氏帅府,分为两步。那两步?”

汤紫珞微微道:“冯氏帅府领导图腾东部的定国之战,还联合雪龙山和大夏武界宫爆发了绝世之战。又暗中发展了这么多年,早就积蓄了无比强大的力量。他们要灭如此强大的冯氏帅府,怎么可能就靠三年前东霞山的那一次事故?”

冯东陡然意识到了什么。

汤紫珞道:“你所经历的,不过是第二步。是收尾的工作!是表面工作!这可不是最核心的战斗。真正的战斗,早就完成了。”

冯东道:“第一步?”

汤紫珞道:“没错。第一步,在京都大夏武界宫!当时大夏武界宫邀请冯氏帅府的顶级强者前往大夏武界宫受封。你的爷爷,你的父母,还有四个哥哥,加上其他隐藏的顶级高手,都去了大夏武界宫。那里,才是第一战场!”

“当时,整个大夏武界宫的高手都出动了。围攻冯氏帅府的十三位顶级高手!”

冯东泪崩。

大夏武界宫,以授勋为名。

邀请冯氏帅府的十三位顶级家人进入大夏武界宫,进行围剿屠杀!

这……

冯东不用想都知道,当时的情况,对冯氏帅府来说有多么的绝望。

“我曹他妈的大夏武界宫!”

冯东几乎在嘶吼:“继续说!”

汤紫珞道:“那一场战斗,是冯氏帅府和大夏武界宫的巅峰对决。冯氏帅府真的很强,只可惜,那是整个大夏武界宫啊,而且还是他们的主场。最后,冯氏帅府,死伤惨重,你的三个哥哥,战死。你爷爷,几乎战死。最后逃出大夏武界宫的,只有你的父母,还有你的三哥。其他的十个人,尽数被诛杀!”

“嘭!”

冯东一拳砸在地上,大地龟裂。

“大夏武界宫!图腾帝国!!!”

冯东扬天嘶吼,泪流满面。

汤紫珞淡淡道:“这就是第一步,也是最核心的一步。如果不是这一步完成的顺利。堂堂百年冯氏帅府,怎么可能会被如此轻易的剿灭?”

“以上这些,就是冯氏帅府被灭的全部真相。”

冯东趴在地上发抖,嘶吼,捶胸顿足。

过了很久,冯东才道:“先生,你是怎么知道的?”

汤紫珞道:“我是星术师,进入万相之境后,这些事情,我可以推测预言出来。只不过,我需要耗费自己的受命。再者,你的父母后面联系过我。”

冯东没再多说,趴在地上哭成了一个泪人。

他就像一个孩子一般,哭的发疯。

“大夏武界宫!!!”

“我冯东,和你不共戴天!!”

汤紫珞并未多说,就这么静静的看着冯东。任凭他哭泣发疯。

过了足足大半个小时,冯东的情绪才慢慢的稳定下来。

他抬起头,盯着汤紫珞:“事情我都知道了。继续说说武道定鼎的事情。”

汤紫珞点点头,开口道:“重开帅府,迎接你爸妈和三哥回来!”

冯东摇头:“不够,远远不够。当初我们冯家巅峰的时候,都被大夏武界宫给干废了。现在……”

汤紫珞道:“你母亲是雪龙山的护戒圣女,在雪龙山有很大的影响力。她回来,可以领袖雪龙山,给冯氏帅府注入雪龙山的武道力量。”

“有雪龙山的武道力量加持,重开帅府,裂土称王。那么,东部一十八行省,就足够和图腾帝国抗衡。”

冯东的眼睛瞪的很大,死死的盯着汤紫珞。

静!

死静!

“雪龙山?”

冯东问了一句。

汤紫珞道:“对,雪龙山,千山雪域,百族之首!那是一块连图腾帝国都无法踏入的土地。当初为了地脉龙骨,图腾帝国倾巢出动,最后还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可惜最终他们没能够得到圣龙玉戒,只得到了地脉龙骨。”

“其实,你现在成了新一任的护戒人。你可以凭借这圣龙玉戒,领袖雪龙山啊!”

冯东看着手中的那枚戒指,不可思议:“我拿了这枚戒指,可以领袖雪龙山?”

汤紫珞道:“名义上可以!但实际上可能会有难处,所以需要你母亲出面,她在雪龙山有深厚的人脉根基。有她的帮忙,你可以更快接受这一切。”

冯东把玩着手中的戒指,半晌说不出话来。

汤紫珞道:“以上,就是我给主公设计的方针大略!”

冯东大声道:“完全同意!先生,就是我的卧龙啊。有这样的路径,即便是面对整个图腾帝国,我也不惧了。”

汤紫珞道:“但是,我们现在还面临一个问题。”

冯东道:“你说。”

汤紫珞道:“时间。我们现在最缺少的就是时间。大夏武界宫已经要对主公动手了。我们的行动要快,必须赶在他们动手之前,重开帅府,否则,失去了先机,什么都没了。”

冯东道:“洗耳恭听!”

汤紫珞道:“今日筹备,明日重开帅府。你父母和三哥那边,我来联系。其实也谈不上联系,他们早就知道你所做的一切。我的计划也早就和他们说过了,只要你点头。一切计划,立刻就可以行动起来。”

冯东道:“好。那就明天,中海东霞山,重开帅府。”

“那就这样,一切事情由你来安排!”

冯东起身告辞。

刚走出几步,冯东忽然停了下来,转头看了眼汤紫珞:“先生,有一件事,我很好奇。曾经你也是答应过我的。”

不等冯东开口,汤紫珞站了起来:“我知道,你想看我的眼睛。”

冯东苦笑:“先生,你可真是叫人害怕啊。和你说话,我都没有任何秘密了。”

冯东说的实话。

和汤紫珞这个女人沟通,太可怕了。

冯东心中的一切想法,她都知道。

汤紫珞喃喃道:“主公,虽然我答应过你。本该兑现的。可你现在是东皇了。未来,还可能更进一步,我劝你还是不要看的好。”

冯东很好奇:“为什么?”

汤紫珞道:“我不但是星术师,而且还不是一般的星术师。我的眼睛,也不是一般的眼睛。”

冯东道:“那么,你的眼睛,到底是什么?”

汤紫珞道:“我的眼睛,有两个瞳孔,一个瞳孔是因瞳,另外一个瞳孔,是果瞳。合在一起,叫做因果瞳!”

冯东道:“因果瞳?”

汤紫珞道:“对,你可以在我的因果瞳里面看到自己的因果,可以看见自己的过去,也能看到自己的结局。”

冯东倒吸了一口冷气:“我能在你的眼睛里,看到我的结局?!”

汤紫珞道:“嗯,所以,你要看么?”

冯东权衡再三,道:“要看。”

“好!”

汤紫珞慢慢的解开蒙着眼睛的丝带。

这个瞬间,冯东浑身惊呆。

看见了自己的结局……

“噗!”

冯东忽然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

图腾五十二年,大年初五。

玄冰王府,以东皇的名义对外发布声明:重开冯氏帅府,号令冯氏帅府的旧部前往东霞山议事。

这一天的中海,盛况空前。

十八个行省的行政院,都督府,武联会等等顶级大佬。总督,各大会长。包括剩下的王者宗门,全部聚集在东霞山。

冯氏帅府的牌匾,重新挂在大门之上。

一十八行省的顶级大佬,连夜商议大事。

主持会议的,是东部第一星术师汤紫珞。用的是东皇之名。

东皇,亲自到场。

图腾五十二年,大年初六。

冯氏帅府对外宣布了一件惊天动地泣鬼神的消息:联合东部一十八行省,裂土称王。脱离图腾帝国的统御!

建国,国号——东青!

东皇为帝,汤紫珞为国师。

纪事于图腾五十二年,大年初六!

这一天,改变了历史!

永远载入史册。

这一天,历史翻开了崭新的一页!

……

今年的第一场雪来的非常早。

春雪带腊梅,苦寒香自来。

东霞山的梅花,开的分外的好,花香满山飘。

冯东一早,冒着暴风雪,来到了后院。

那里,放着一副棺椁。

冯东站在原地,静静的看着那副羊脂玉制作的棺椁。

冯小玥此刻就跟在身边,静静的看着那副棺椁。

“哥,当初,你就是在这里开始的。现在,你都是东皇了。”

冯小玥很惬意的挽着冯东的手,很亲昵的说着。

冯东喃喃道:“当初,李刀带着一群人,让你受苦了。”

冯小玥脸上带着幸福的笑容,并未多说。

过不多时,身后走来两个人。

苏紫烟,苏爷爷。

“冯东!”

冯东回头,欣慰一笑:“紫烟,好久不见。”

苏紫烟成熟稳重了很多,再次面对冯东的时候,情绪已经很平静的道:“嗯。”

顾北元,李忠伟,陆青海,林渊等等故人,纷纷走了过来,和冯东打招呼。

冯东面容含笑,和众人一个个握手。

最后,冯东和阿文来了一个大拥抱。

就这时候,身后传来一阵沉厚的脚步声。

大家仿佛感觉到了什么,纷纷朝两边让出一条通道。

走来的,是两个女人,汤紫珞,苏玉卿。

这两个女人的身份地位,实力修为,对大家来说都是神一样的存在。

冯东微微笑道:“先生!”

汤紫珞仍旧用丝带蒙着双眼,缓缓道:“主公,跟我来。”

冯氏祠堂。

汤紫珞带着冯东来到祠堂门口,道:“主公,进去吧。你最想见的人,最想见你的人,都在里面。”

“还有你,苏玉卿。你现在是冯东的妻子,也应该去见见自己的公公婆婆。”

什么?

冯东陡然意识到了什么。

他抬起头,凝望着祠堂大厅。

许久,冯东才迈开脚步,一步步往前走。

“老公,我跟你一起!”

苏玉卿上前,挽着冯东的手臂,一起缓缓走向祠堂大厅。

她今天经过特殊的打扮,穿着一身大红色的紧身旗袍,高跟盘发,精致如玉,风华绝代,举世无双。

两个人,都很紧张。

冯东,自然不必多说。

而苏玉卿,纵然是高高在上的玄冰王,在面见自己公公婆婆这件事上,仍旧万分紧张。

迈入门槛。

冯东看到了三个人。

最熟悉的三个人!

冯东浑身大震,每往前走一步,都犹如踏步千钧。

每走一步,脑海之中都浮现出过往的一幕幕场景。

年少天才,风华无双,绝世两江,一战封将。

帅府沦陷,惨死西山口。三尺青玉剑,眉心一点红。

少年踏棺而出,入武道,横绝天下!

灭陆府,压西山,入淮江,霸金陵。

历经大小战斗数百次,终成一代东皇!

往事如烟,恩怨如水。

每一幕往事,都勾起了冯东无数的回忆。

青衫少年,已泪流满面。

抵达祠堂中央,冯东看着眼前的三人,一把叩首在地。泪水决堤。

“爸,妈,儿子不孝!”

“三哥,弟弟无能!”

东皇一跪,玉卿同伴。

“爸妈,我是冯东的妻子,苏玉卿!”

“三哥,你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