戳专栏预收感兴趣可以收藏一下,跪谢!!

作者有话要说:

第46章 、首发晋江文学城

小风, 公公几天没回来了?宁琮趴在掌柜台子上,手里拿着那细碎的银两,百无聊赖,店铺的生意越发的好, 他现在是风雨兼得, 什么都不缺什么都不愁。

可近来他却愁闷的厉害, 时奕臣被皇上委派出去捉什么宫内跑出的美人,听说皇上无比震怒,当庭让时奕臣亲自带人前往,一定要将人给捉拿归案。

他这一走不知不觉的都七八天了,可宁琮觉得自己已经是年把没有见到人, 心中想念的紧。

世子爷, 公公他也没走多久, 您这也......太着急了。小风跟小川他们对看一眼满脸都是笑意。

这这是怕公公路途操劳,这一路追捕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受什么伤害。宁琮虽然知道时奕臣有一个细长撑着, 可是他还是担忧,万一在追捕过程中时奕臣无意间受了伤怎么办?

那个美人曾经还伤过公公, 也不是什么软柿子。宁琮眉目中难免有忧虑。

世子爷, 公公吉人天相不会有事的,没准明天就会来了。小风抵抵小川,他们一个个的都跟着给宁琮打气, 让他不要担心。

公公回来看您这么魂不守舍的才要心疼呢。

世子爷,您就放宽心的在家好好的赚钱, 等着公公回来在跟他一起出去下馆子。

宁琮听了,终于会心一笑:你说对了,我还要赚钱带着公公出去吃好的。

估计是自己多想了,时奕臣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他身边还有听风跟别的西厂侍卫,以多敌少,对方估计也讨不了什么好处。

正说着,门外又来了买东西的,一对年轻男子。

进来他们的店铺分了男女种类,男的一边女的一边,宁琮又开发不少新产品好玩的夜晚小道具,疯狂大冒险。

看着一对对走进来的脸上都是春风般荡漾的甜美,他心中难免成就感高了点,自己以一人之力造福千万家,他真是大英雄。

送走了那对买东西的新人后,宁琮掂量着手里的碎银子,叹口气,算了不想了,还是好好的干活吧,没准时奕臣明天真就回来了。

片刻后,外面一正喧闹声。

宁琮蹙眉走出去,看到狭窄的街上上一排铁骑清冷的飘多,中间跟着一顶飘纱华丽的马车,前面的侍卫统一一身黑衣劲装,面色如水,冷漠无比,他知道这是时奕臣的西厂护卫。

他们还真是心有灵犀,果然是他心中想什么就有什么,刚想着时奕臣会回来,这眨眼的功夫就见到他的马车款款而至。

车内,时奕臣看着手脚被缚,嘴巴被堵上的洛凌,笑的不怀好意:我说洛美人你还是好好的老实点,待会就能见到陛下了,你们也有几天没有见面了,待会相见你可想好了要跟他说什么了?

洛凌狠狠瞪着时奕臣,这个死太监是宣启身边的得力助手,这次要不是他,他一早就逃走了,现在又被五花大绑的给捆了回来,他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了。

自己好不容易策划一场宫廷里举办宴会的机会,仗着那晚皇宫守卫松动,才假扮了小太监给逃了出来,可没走几天就被时奕臣的人给围住,重新带了回来,想到这里洛凌心中就一阵恼怒,对宣启也是更加恼恨。

待会进去,这个狗皇帝还不知道又用什么法子来惩罚自己,想到这里他就一阵心烦。

街道另一端。

廖秋无聊的在街上走着,他因为在西陈时帮了时奕臣大忙,后来被举荐到地方做个七品小官,时奕臣的意思让他出去先历练一番,等到时机成熟,他会用自己的法子给他调回来。

出了京城后,他就像个失魂落魄的人明明时奕臣给了他继任的方向,可他还是觉得自己像个无头苍蝇,惶惶不可终日。

从西陈回来后他就一直有这种感觉,廖秋叹口气,他有今天真不知该是福是祸。

郊外

他将驴子停在一边,从包裹里拿出一个袋子,里面是干粮跟水,走了很久的路有些干渴饥饿,在一颗大树下端坐着准备吃些东西在上路。

水刚进入口中,沁凉的感觉袭来,后肩就一阵钝痛,踉跄回头,发现一张蒙着面的眼睛,冷冷盯着他,腰里别着久别的熟悉的弯刀。

他意识昏沉的睡去。

见他无了知觉,琅月才将黑色面纱摘下,看着倒在地上的人,他看了一会将人一把捞起,吹了口哨,从林子里出来一路人马,向前疾驰而来,他带着人跳上最后一匹空着的战马上,跟着队伍迅速消失。

皇宫内,洛凌被丢白菜一样重新被丢进了熟悉的屋内,宣启站在窗前,回头对他一笑,洛凌虚着眼,这笑容森冷无情还带着几分玩味:好久不见,小洛。

真是,在他的眼皮子底下偷偷溜出去,真是让他意想不到,看来是对他太宽容了,自己圈养的鸟儿好吃好喝的供着最后却要背叛自己远离自己而去。

他可不同意,难得有一只他看得上的,怎么也要等他自己开口才能准他飞翔。

洛凌身上绳子紧捆,他脱不开身,嘴巴也是塞得满满的,想要回话只能呜呜直叫。

宣启走过来,蹲下看着他一会:几天不见,你瘦了,外面的饭一定很难吃吧,你是不是吃的不习惯?

洛凌只瞪着他,不语。

宣启的手在他的脖子间抚摸渐渐使力将他的领口处向下拉,很快那白皙的脖子便尽数落在眼前,一阵冰凉的触感袭来,洛凌忍不住颤抖两下,宣启的手似乎很凉,从第一次接触开始他的手就很冷,似乎怎么也捂不热。

想象中那恐怖的画面就要临近,宣启突然住了手,他笑了,明晃晃的很耀眼:你说,你在外奔波几天那么劳累,我该怎么让你浑身舒展一番呢?

这暗示的话语,洛凌已经感受到□□传来的痛处,那是第一次时宣启给他留下的恶劣映像,现在只要他的话有一点不对味儿,洛凌身上就像中了蛊,开始细密的发抖,真是太屈辱了。

宣启忽然将他一把抱起:一路逃跑身上衣物都不道换洗吗?他将人抱着走到离间的舆洗处,开始替他一件件去除那多余的衣物,哗啦池子里清水四溅,洛凌忍着痛意,他被宣启报复性的恶意的一把扔进了水里,同时身上的禁 锢也被打开。

在水里呛了几口水,刚回过神来,他就发现池子里另一人也跟着下来,站在他面前与他一样诚实的对立着。

洛凌下意识就要抬手反击,可是奔波过后又被时奕臣制服,他现在哪里有力气反抗,很快就败下阵来,宣启嘴角带着嘲将他一把按在琉璃台上,洛凌不得已闭上眼睛,等着接下来的事情

西厂事物部。

时奕臣满是惊讶:小宁,你怎么来了?

他才刚回来还有事情没处理好,宁琮怎么就来这里了?

我在街上瞥见你的马车队了,就跟着来了。宁琮走上来,时奕臣坐在太师椅上看着一叠册子。

人找到了?宁琮上来一边问一边细细看着时奕臣,似乎几天未见他就下要把人看个窟窿出来。

公公,担心死我了,我还以为你会被那个洛凌给打伤。宁琮见他全身上下没有一处异常便放下心来。

洛凌怎么会伤到本公?时奕臣嗤笑,上次受伤那是因为要保护皇上碍了手脚,这次出去放开了打,洛凌自然不是他的对手。

皇上会杀了他吗?宁琮忽然好奇。

时奕臣听了笑:要看哪种杀了。

哈啊?

还有几种杀吗?

此话怎说?宁琮蹙眉。

比如说在床上把他杀了,让他缴械投降也是一种杀。时奕臣瞥着他缓缓出声。

宁琮想了下恍然大悟。

晓得了。原来如此。感情时奕臣不是给皇上找罪人是找情人。

你干嘛?宁琮发现自己被时奕臣拉到那张大桌子边上,他被按在上面,旁边都是折子,他仰着脸有些惊恐:公公,这里可是你办公的地方,书都掉了。

他不捡骂吗?

时奕臣凑上来:不碍事,现在不管那些。

为了追洛凌他足足十来天没见到宁琮,这期间他真想他想的紧。

宁琮像一副空白画纸被时奕臣铺在桌面,软绵绵等着他在纸上填充以此来让他变得饱满。

听风走到屋外看见里面的情景脚下一顿,立刻转身,他可不想做公公的碍眼布,跟着走来的同僚小五见到也是一脸傻眼,跟着听风出去:风哥,公公他

别问,公公的事咱们就当瞎子最好。听风喝止,他们也没资格管。

万一传到时奕臣耳中那还了得,没准连他们一起罚。

小五喏喏点头,他知道宁琮存在,只是第一次见到内敛的公公那么不内敛,方才公公居高临下直视世子的画面还历历在目,他打了个寒噤,太刺激了也太可怕了。

二人出去。

宁琮哑着嗓子,他觉得热得慌:公公,你手劲太大了。

时奕臣难得住手,看着他慢慢道:一直照顾你后面,前面都受委屈了。

宁琮忍不住打了个激灵,就见自己被时奕臣完全打开,他低头一把扑进下面,那隐约的地方雄鼓鼓的宁琮第一次感受到时奕臣口的温度,上颚靠近喉咙处他抵着像海绵样软,他眼角落泪,时奕臣发丝难得乱了,一切混乱过后,宁琮扶在按上休息,他看见头顶那高大宽阔的梁顶上绣着一对五彩鸳鸯,栩栩如生,欢脱无比。

他笑了,这西厂的办事处居然能看见鸳鸯戏水的图案画面,宁琮觉得不可思议,时奕臣已经整理好着装,见他额角汗湿,抚了一把:晚上回去好好洗洗。

宁琮瞪他:最近我要吃素。

天天给他加餐,他都要废了,时奕臣好脾气:好好,随你,你想吃几天素都行,我看着你。

宁琮哼了一声,擦干眼泪,那是刚才没忍住流下的,他理好衣服:你背我回去,我没劲了。

时奕臣自然乐的高兴:成。

路上宁琮享受着时奕臣的单身马车,趴在他背上就是比作马车要舒服的多,他笑眯眯:公公,以后出来你多背背我。

时奕臣歪头:行,等你吃完荤菜走不动了,本公背你多久都行。

宁琮笑的一把锤他肩膀:讨价还价。

二人在狭长的路上慢慢晃悠,期间有人走过,看着他们匆匆一瞥又匆匆离开。

宁琮觉得无比幸福!似乎这几日的等待都得到了缓解,他们会一直这么走下去。